十一.大婚(1 / 2)

寧安公主 竹山 1911 字 2023-06-22

聖公公在地上趴了許久,大殿之內無一聲音響。

「行了,聖凌雲。」

靖康帝揉了揉眉心,「先去看看安寧。」

聖凌雲這才起身,跪了許久的腿又酸又麻,他卻不敢去揉,只在皇帝身後悄悄擦了擦汗,便小步跟了上去。

安寧已醒,公主府卻依舊沉悶得令人壓抑,奴仆們見到皇帝來,更是大氣不敢出。

靖康帝走進屋內時,安寧正被若蘭攙著喂葯,昏迷這些日子,她瘦了許多,臉色慘白,生出一股弱不禁風的清苦氣質,往日水靈靈的漂亮眸子也變得灰暗無光,一眼望去,直叫人心疼。

見皇帝來了,她甚至扯不出一絲微笑,虛弱的聲音像羽毛似地飄在空中,「父皇……」

靖康帝坐在床沿,去握安寧的手,那手腕堪堪一握,令他想起了寧妃懷孕那時,也是這副嬌柔無力的樣子。

而後不久,她便狠心離他而去,就連夢里都不曾見過。

他口氣不由得溫柔了些:「病還沒好,不必跟父皇拘著。可想要吃些什么?」

安寧搖搖頭,她細眉緊蹙,唇面慘白,竟憑空落下淚來。

她用了很大力氣,才抓住了靖康帝的手,氣息微弱地央求道:「不……」

靖康帝湊近了聽,也只聽到零星幾個字眼,不僅有些遷怒,望向屋中的侍女,眼神似刀尖般鋒利,一個個看去。

這一屋子人全連忙跪下俯身,不敢言語。

靖康帝皺眉,「是不是有人同公主說了什么?」

哪里有人敢搭話,半晌過後,若蘭大著膽子低聲說道:「回皇上,是公主在昏迷中不小心聽到了清心道士和懷清說話,這才……」

靖康帝臉色很不好看,強忍下來沒有發怒,他轉頭看了眼安寧,她像小鹿一樣望著他,氣還沒喘勻,淚珠卻是一顆接著一顆。

自從寧氏去世,無論吃穿用度,還是讀書玩樂,皆是滿足著安寧的性子,靖康帝從來沒見過安寧有如此悲慘的神情。他低著聲音,盡量溫和地說:「有父皇在,你不會有事的,別多想,安心休息著便好。」

拍了拍安寧的腦袋以示安撫,靖康帝走到外廳,對聖凌雲說:「去叫那道士來。」

聖凌雲俯身稱是,沒一會兒便找來了清心道士。

不過一日不見,清心道士臉色便灰黃了不少,他作揖說道:「草民見過皇上。」

靖康帝頗為嚴肅地問:「你傳的話可是真的?」

清心道士點點頭:「千真萬確,那女鬼著紅衣紅鞋,披頭散發,怨氣頗深。她怨命運不公,到死都無人愛,受盡夫家羞辱,直言要享盡閨房之樂才肯脫身離去……我游歷許久,從未見過如此重的陰氣,竟也拿她無法,只好答應了她的要求,令她暫時還了公主的元神回身。如今公主雖然轉醒,但依舊被耗著陽氣,若是七日之內沒有……沒有滿足那女鬼的願望,怕是……」

剩下的話清心道士沒有說,但誰都知道是什么。

靖康帝嘴角下壓,「……那女鬼只想要兩個男人?」

清心道士點點頭,「她要一文一武,容貌才貌皆是上等。」

靖康帝沉默許久,終是對聖凌雲說道:「傳朕旨意,到朝中有適齡男子的府邸,告訴他們,誰想做那二人中的一個,便來公主府見朕。」

聖凌雲俯身作揖,「是。」

消息很快傳遍了京中貴族的家,人們聽到消息皆是又驚又嘆。

京中好男兒誰不企圖攀上公主的床沿,可做駙馬是榮耀,二夫侍一女卻是恥辱中的恥辱。

有公子同意的,家中卻不願意;有家中心動的,那公子卻是又羞又怒,揚言若是做了那其中一個,便去跳河自盡。

聖凌雲倒是不管那些,只一個一個的傳旨,傳遍了京城,卻只有兩家不同,一是沉家,二是賀家。

到了沉家,沉南書急匆匆地想去探望安寧,被聖凌雲勸下以後,其大公子沉南丘也是一臉急色,聽完聖凌雲的話便一口答應,要去公主府做那二人之一,竟是半分猶豫也沒有。

賀家聽到旨意,那賀章拽著聖凌雲就往門外沖,被賀國公一下子拉回來。賀國公忍怒,勉強微笑說:「頑孫不懂事,公公莫要怪罪。」送出聖凌雲後,卻緊緊關上了賀家的大門。

到了下午,也不知那賀章如何說服了賀國公,和沉南丘前後到了公主府。沉南丘下了馬車,正巧看到一旁騎馬剛到的賀章,沖他微微頜首:「賀公子。」

賀章跳下了馬,將馬遞給門衛小廝,見到是沉南丘,露出一張笑臉:「原是沉哥哥,好久不見,你身子可好些了?」

「勞你擔心,近些日子不怎么咳嗽了。」沉南丘身穿一身白色長袍,腰著玉帶,頭發也只用一根玉簪子堪堪別住,打扮甚是素雅,襯得他十分脫塵。

賀章倒是與他大相徑庭,一身墨藍色勁裝修飾出他挺拔俊秀的身材,發絲只用一根藍色發帶系著,隨著動作如風飄散,盡管面容稍顯青澀,卻有一種放縱不羈的氣質。

賀章沖他微笑,親昵地拍了拍他的背,力道卻不小,沉南丘堪堪才忍受住,沒有咳出來。

「我與沉哥哥也算好久未見了,今日你也是為了姐姐來的?」

為了不給安寧添麻煩,賀章很少在外人面前叫她姐姐。如今一說,曖昧盡顯,也不知他到底是有意為之,還是無心之舉。

沉南丘微微一笑,「是的,我聽聞安安遇此災禍,已憂心許久,今日聖公公來傳旨,說有救安寧的法子,我便立刻趕來了。」

賀章眸子漆黑,似乎想再說些什么,這時府中走開了一個人,站到門前,正是聖凌雲。

他對兩人作了揖,「兩位公子若是為了公主之事而來,便請隨奴才進來罷。」

提到了安寧,賀章這才作罷,他急匆匆地快步走了進去,先一步踏入了公主府。

沉南丘看到賀章的舉動,垂了垂眸子,也跟著聖凌雲進了府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