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會有第二次(1 / 2)

羽珍仙子閱男無數,歷經千帆,她還有話沒說出口。譬如我觀那小子看你眼神分明早已沒了孩童對長姊的孺慕之情,分明是······分明是看心上人的眼神,然而她看寧靜意憶起宛如血親的弟弟,眉眼間溫軟一片,到底還是沒能說出口。

有些事她不說,寧靜意沒發現,謝時序不敢輕舉妄動,反而能相安無事,一旦戳破,那便是空中樓閣,流光溢彩的泡沫,「啪」得一聲便會碎裂,只能留下一地狼狽的水花。

罷了,她想,左右謝時序不日便將回宮,沒個幾天好呆,讓他多看兩眼留個念想也好。

她拍拍寧靜意的手背,大發慈悲地放寧靜意走了。

寧靜意剛一出合歡殿,就被早已圍攏在殿前的女仙們包圍住,「寧師姐」長「寧師姐」短地噓寒問暖,間或一個俏麗仙子撞開其他人,紅著臉頰說道:「師姐,我近日學會了做桃花酥,想請師姐品嘗······」然後就被其他仙子打斷,明艷的仙子大膽道:「師姐,我終於練會了落花舞,師姐何時來我府中,我為師姐獻舞一支。」

寧靜意夾在其間,艱難地一一應和,卻是挑了個空隙眼疾手快地鑽了出去,她跳上寶劍,端是一派風流天成的姿態,笑道:「幾日不見師妹們,卻是一個個更加清麗了,只是我剛從秘境中出來,一身塵土反而不美,帶給師妹們的禮物又不曾整理,只怕不能久留,待我尋著空,一定來師妹們府上一一拜會。」

說罷御劍揚長而去,只留下身後一眾師妹們夾雜幾個師弟花痴的尖叫聲。

寧靜意一進府,便感到一團旋風似的金紅影子卷來,一把摟住她,將她抵到牆上。

容珏被她晾在府內大半日,寂寞難耐,一成功捉到她,金燦燦的腦袋便埋在她雪白的頸子間又親又聞。他雖容貌艷麗非凡,卻也是頎長男子,沉沉身量壓來,竟將寧靜意徹底攏進了身下。

寧靜意幾下推搡不成,只覺身上壓的仿佛一只大犬,如果有尾巴都要「啪啪」拍地,呼出一陣狂風來。

容珏貼著寧靜意的頸子吮著,手下也不老實,順著寧靜意衣裳間漏出的空隙就要伸進來摸女子的軟膩,待到他左手嫻熟地解著寧靜意的衣帶,右手捏到乳極其色情地一揉捏,寧靜意一抖,終於使了點靈力,「啪」得一聲,又用劍柄給了容珏一記。

她臉頰微紅,狠狠地瞪了一眼白日宣淫的妖族,說道:「夠了!容珏,你別太過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