攤牌(1 / 2)

# 三

發生了這樣的事情以後,雲可再也沒有辦法欺騙自己,她和公公之間只是親密的家人而已,然而李源卻一如既往的淡定,放佛什么都沒有

發生,對待雲可仍然是一如既往的好。

雲可有一些後悔,也許她的確是太寂寞了,才會吃窩邊草,如果是為了欲望而做愛,兩個人做完也就見不到了,也不至於尷尬,但偏偏她

和公公每日朝夕相對,倒叫她不好意思起來,每每看到他,聽到他叫可可,都會想起前幾天晚上浴室里公公抱著她操的狂野力道,和他溫柔又淡定

的聲音成強烈對比,以及自己自欺欺人的發言……

「啊啊啊啊啊!!不要再想了!」雲可在廚房抱著腦袋小聲煩惱。

「不要再想什么?」李源站在廚房門口,笑著看雲可。

雲可臉爆紅,說不出話來。

尷尬的沉默在廚房蔓延開來,李源主動走進來,剛伸出手,想要摸摸雲可的頭。

雲可下意識偏了一下頭,躲開了。

李源看著她,沒說話,眉頭卻皺起來了,像是受了傷一樣。

雲可想了想嘴,想要解釋,卻發現沒什么好解釋的。

她奪路而逃,「我去上廁所。」

李源看著雲可的背影,眼神晦暗。

雲可順道解決完內急出來,就聽見李源在書房里喊她。

走到門口,見李源坐在電腦前,朝她招手:「快過來。」

雲可依言過去,見屏幕上居然是一個國外旅游景點介紹大全。

李源戴著金邊框的眼鏡,看起來很文雅,「爸爸想帶你出去走走,調整一下心情,重新開始生活,可以嗎?」

「謝謝爸!」聽到出去玩,雲可暫時把別扭都忘到了腦後,饒有興趣地趴在桌子上,對屏幕指指點點:「聽說這個地方有一個項目特別好

玩……」

然而雲可在家里向來沒個形狀,此時更是只穿著清涼的v領小吊帶睡裙,隨著她趴著的姿勢,一雙雪白豐潤美乳幾乎快要從薄薄的吊帶里蹦

出來。

李源一邊應和著雲可說的話,轉頭就見如此畫面,他不動聲色地攬過雲可,讓她坐在自己腿上:「可可坐著慢慢看,想去哪里爸爸都陪

你。」

雲可半強制地被抱在腿上,下意識掙扎了一下,頃刻腰上便多了一雙溫度灼熱的大手扶著。

下一刻,耳邊傳來了公公的關切聲:「小心一點,別摔了。」

雲可訕笑了一下,勉強再將注意力集中在對旅游的規劃上面。

然而腰間那一雙手的主人似乎並不想讓她專心,李源把玩著面前人纖細的腰肢,細細摩挲,一雙手帶著灼熱的溫度在雲可的腰背逡巡。

雲可被撩撥得雙腿發軟,但她還是勉強撐著,強做正經:「爸爸,這里的海灘還不錯,我們訂一個海邊的酒店吧。」

李源湊過去看,一手摟緊了雲可,一手接過鼠標,開始訂房間,一個大床房。

一間房……

「爸爸……我們住一間嗎?」

李源收回手,訂好房便不再管電腦,讓雲可轉身面對面跨坐在他身上。

他笑了笑:「可可,你看,我讓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

雲可臉紅紅的,不說話,低著頭不看李源。

李源把她的下巴抬起來,直直地看著她,眼里是火,是情,是燒掉雲可的欲望,「而我,你怎么說我就怎么做。」

他摸著雲可滾燙的耳垂,突然站了起來,將雲可放在書桌上:「可可,爸爸愛你。」

雲可心跳突然亂了,李源將兩個人曖昧微妙的平衡打破了,也攪亂了雲可的腦子,她呆呆地看著李源:「爸爸……」

李源戴著眼鏡,看著斯文又英俊,笑起來像春日圖書館里的教授,然而他說的話卻又下流無比:「可可還在叫我爸爸,爸爸會在浴室里操

你嗎?爸爸會這樣對你嗎?」

他掀起了雲可的裙子,手探進去,果不其然,內褲已經濕掉了。

「可可,你說的和你做的總是不一樣,你到底希望我做你的爸爸,還是做你的情人呢?」

雲可沒法回答這個問題,但她的身體向來比腦子反應快,她朝李源張開了雙腿。

李源不笑了,他坐回椅子上,隨手摘掉眼鏡扔到一邊,解開皮帶,掏出已經半硬的性器,緩緩擼動:「可可,該你做選擇題了,坐上來,

做情人,或者你堅持住了,我做回你的爸爸。」

完全硬起來的性器尺寸傲人,碩大的龜頭隨著李源的動作若隱若現,時不時吐出的露珠讓李源擼動的時候發出粘粘的聲音,仿佛在誘惑著

雲可,回想起在浴室里荒唐的夜晚,那根大雞吧在她的騷穴里進出時,發出的也是這樣的聲音,不過更大聲一些。

「嗯…可可……」李源皺著眉頭,快速擼動著,眼神緊緊跟著雲可,帶著十足的侵略性。

雲可看著和平時完全不一樣的李源,心里躁動不已,忍不住伸手,輕輕隔著內褲撫摸濕掉的騷穴。

「可可犯規哦。」李源面無表情,手上的速度卻加快了,緊緊盯著雲可身下的動作。

雲可咬著嘴唇,將內褲脫了下來,對著李源大張雙腿,露出粉嫩的濕漉漉的逼口來。

她一手撐在身後,一手放在身下,慢慢揉動陰蒂,時輕時重,偶爾用力時,腿根止不住地發抖,快感像溪流,細小綿長,和激烈的做愛完

全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