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情拍攝【公公雞吧不小心肏到兒媳婦子宮】(1 / 2)

# 亂燉二

秋暖洗好澡出來客廳喝水,見錢藍則仰靠在沙發上,看起來很疲憊的樣子。

她放輕了腳步,走到沙發背後,輕輕道:「爸爸?」

「……嗯。」錢藍則沒動。

秋暖一雙手攀上公公緊實的肩膀,輕輕給他捏起肩膀來。

很溫馨的一幕,若是秋暖沒有捏著捏著手就想往下劃的話——公公的胸肌也太性感了。

「小暖。」錢藍則握住秋暖的右手,聲音低沉:「對不起……」

「爸爸是說錢越的事嗎?」

「嗯……」

秋暖順勢彎下腰,環住公公,聲音委委屈屈:「爸爸…我該怎么辦呢?」

「他…改不過來了……」錢藍則拍拍秋暖的手:「你做什么決定,我都支持你。」

「如果我選擇留下來呢?」

錢藍則頓了一下:「小暖……」

秋暖柔聲道,聲音里仿佛有無限媚意:「這個家,我只有爸爸了……」

#

第二天一大早,攝影師就上門了,原本是錢越和秋暖婚前預定的,准備拍私生活寫真。

錢藍則起的很早,卻一直聯系不上錢越,不知道人又跑到哪里去了。

一個早上,錢藍則都是眉頭緊鎖的。

秋暖心里卻竊喜,誰要和那個騙子拍寫真,膈應死她了。

直到攝影師團隊上門,為首的人看見這對公媳頓時眼前一亮,快步上前來:「你們好,你們就是錢先生和夫人對吧?」

錢藍則瞥了一眼旁邊的秋暖,無奈點了點頭。

專業的團隊動作很快,場景布置好了之後,就叫兩個人過去了,拍攝地點是在泳池。

秋暖換上了三點式的泳衣,可愛又性感,一對酥胸呼之欲出。

錢藍則目不斜視,一個勁盯著泳池。

攝影師在一邊指導:「可以下水了哈,請錢先生先下去,然後張開手接住夫人。」

錢藍則照做,伸手接住了秋暖。在水里一切都輕飄飄的,秋暖就像一朵羽毛,飄進他懷里。

攝影師的意思是讓他們倆在泳池里嬉戲,找鏡頭抓拍。

但錢藍則是一個比較冷淡的人,基本上就是秋暖的獨角戲。

看著公公冷淡自持的臉,這種禁欲的氣質特別容易讓人犯賤。

「嘩——」秋暖不斷用手拍水面澆錢藍則,讓他不斷側臉躲避。

大概是被這樣的氛圍感染了,錢藍則嘆口氣,伸出手一把抓住調皮的兒媳塞進懷里,另一只手牢牢拖住她的臀部:「不許鬧了。」

秋暖驟然親近公公,還被公公抓著肉肉的屁股,心里想的,面上就帶出來點,她滿臉通紅,朱唇咬著,十分不滿的樣子:「你都不和我

玩。」

錢藍則無奈,伸手將她柔軟的下唇從牙齒下解放出來,輕揉了兩下:「你呀。」

說著,將她從水里舉了起來。

伴隨著秋暖快樂的笑聲,攝影師快門咔嚓咔嚓按著,過了一會兒,攝影師站起來,笑眯眯道:「那么接下來就要拍親密一點的了哦,請兩

位盡情撫慰彼此吧,就算在我們面前做愛也沒關系哦,精彩的色情鏡頭我們都會拍下來的。」

秋暖臉紅紅的,她還沒有在別人面前做過這樣的事情…但是和公公的話也不是不可以。

錢藍則本想拒絕,想說到此為止,但看著秋暖羞怯的小表情,和她剛才的親密,突然無法說出拒絕的話,他已經很久沒有碰過女人了。

兩個人走到角落里,秋暖靠在池壁上,公公靠近她,高大的身影將她整個人籠罩住,低沉的聲音響起:「小暖,只是拍照,爸爸只摸一

摸,可以嗎?」

秋暖聽到公公說摸她,就已經心里一陣震顫了,她點點頭,聲音和蚊子一樣小:「爸爸…輕一點摸。」

明明剛才嬉鬧的時候還感覺很正常,但聽見兒媳婦讓自己輕點摸她的時候,錢藍則底下沉甸甸的雞吧可恥地硬了,只差一點就會戳在兒媳

婦白嫩的大腿上。

只是為了拍照而已,雞巴不小心硬了,小暖應該不會介意的。懷揣著這樣的想法,錢藍則湊過去將秋暖攬在懷里轉了個身,自己靠在池壁

上,讓秋暖背靠在自己懷里,直面攝像機。

因為這樣的姿勢,秋暖可以明顯的感覺到腿上被一個又硬又燙的東西戳著,背德的罪惡和被攝像機對著的羞恥感煎熬著她,讓她顫抖起

來,身體變得格外敏感。

錢藍則粗糙的手在她身體上游弋,指尖不斷劃過胸前和腹部,而下體則有意無意地順著水波挺動,輕輕擦過兒媳婦的大腿。

「嗯啊…爸爸……」秋暖突然呻吟出聲,因為錢藍則的手掌,突然覆蓋在了她白軟肥美的奶子上。

錢藍則將浮在水里的兒媳婦往下抱了一點,硬挺的大雞吧狀似不經意地不小心撞到了兒媳婦的臀縫,還磨了一下。

手里抓著兒媳婦的奶子,雞巴磨著兒媳婦的屁股,錢藍則低頭問:「爸爸稍微捏重一點可以嗎?」

秋暖感覺身下穴內又竄出一股騷水來,她點點頭,不動聲色的抬臀,蹭了一下公公的雞巴,嘴上卻說:「可…可以的,爸爸…兒媳婦隨便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