Ьlχs❶.cом 鄰里互助【誘惑鄰居/幫忙揉pi(1 / 2)

#

#

隔壁新來了一個男的,不知道叫什么名字,聽說好像是個藍領,所以長得又高又壯。

重點是,帥。

每次看到他,席思的心情就會變得很好,繼而騷動的心會帶動身體。

如果能被肏一次就好了。

這樣的想法不止一次地出現在腦海里。

席思是個巨乳娘,因為奶子太大,從小就被人調笑,因此比較自卑,長這么大了,還沒有真正和別人做過,一顆騷動的心在夜里總是難以平靜。

明明那些嘲笑她的人都很羨慕她有這么大的胸吧…

多年的忍耐加上鄰居的誘惑,席思決定賭一把,贏了就爽,輸了大不了以後不見面而已。

席思觀察了幾周,大概摸清楚了他出行的規律,確定他周末一般都會在家里。

深吸了一口氣,席思去廚房里將一切都布置好,敲開了隔壁的門。

門很快就開了,穿著居家服的高大男人看見席思顯然愣了一下,像是沒見過這么大…哦不,好看的女孩子。

席思里面穿了一件很心機的連衣裙,裹得很緊很嚴實,卻在胸口開了一個桃心狀的口子,也許設計的本意並不是要弄的這么色氣,但她奶子實在是大,硬生生將桃心撐大了,加上乳溝,看起來實在是有點色。o18c.co(c)

想到自己的目的,席思滿臉羞紅,她降低視線,只看著男人的胸口說話:「你、你好,我是你的鄰居,我叫席思,叫、叫我思思就行……」

「思思……你好,」男人低沉的嗓音響起來,他略微低下腰來,看著席思的眼睛:「我叫路南,很高興能做你的鄰居,今天來找我有什么事嗎?」

席思看著路南淺琥珀色的眼睛,他的五官輪廓很深,毛發也很濃密,皮膚稍微有點黑,自帶一股異域風情,實在是有點帥,她說話都有點結巴:「那、那個……我、我…我家的水管爆了,給維修公司的打電話,他們堵車了,但是家里快被水淹了…所以…路南哥哥,能幫幫我嗎……」

路南看著眼前的小女孩,猜測她估計20歲都沒有,才會這么沒有安全意識,讓陌生男人進家門,不過幸好他是個好人,他直起身子:「當然可以,稍等,我拿點東西。」

維修,他是專業的。

席思露出感恩的笑容,趕緊帶著路南進自己家,到了浴室門口,她猛地拉開門,被迎面而來的水柱噴了個滿身。

路南眼疾手快踏進浴室關上了門:「你們家應該有水閘,你找找看先把它關了。」

席思聞言趕緊跑過去關了,完了回來看著浴室里正在修理水管的路南,抿抿唇將小外套給脫了,就頂著濕漉漉的貼身半透明裙子進去了。

路南正專心給鄰居幫忙,聽見開門,扭頭就看見了鄰居的濕身大奶子。

他禮貌地收回了視線,並禮貌地雞兒梆硬。

席思看路南這樣,以為他對自己沒興趣,暗中給自己打氣,於是羞羞澀澀地湊了過去:「哇,你、你好厲害呀……」

路南笑了笑,沒說話。

席思再接再厲,她挨著他的肩膀,說話聲音很輕:「你的工作就是這方面相關的嗎?」

路南只覺得一陣少女的幽香沁鼻,令他有些不受控制地去看她:「嗯…差不多,修水管是沒什么問題的。」

席思對他笑了笑,露出一個小酒窩:「我可以幫你什么忙嗎?」

路南想了想,遞給她躺在地上的花灑噴頭:「那你把這個放回原處吧。」

席思感覺被看輕了,嘟了嘟嘴,猛的站起來墊腳抬手將花灑噴頭放回原處。

她這一抬手,蹲在地上的路南無意中一抬頭,就看到了少女粉白的大腿根……和一根毛都沒有的緊閉的嫩逼。

太騷了,居然還是白虎。

他呼吸一滯,咬了咬自己的舌頭才控制住不顯露異常,他得裝作什么都沒發現,不然這位女孩子也太尷尬了。

席思對他的體貼一無所知,見他居然還是沒什么反應,有些泄氣,往旁邊一退,結果腳底一滑,整個人向後倒去。

「啊!!!」

「嗯……」

少女的尖叫和男人的悶哼響起。

下身不著寸縷的少女坐在了男人的大腿上,路南的手只能捧著席思的臀部,防止她濕軟的下體碰到他已然勃起的雞巴。

席思打蛇隨棍上,趁機小聲哼唧起來,她軟軟的倒進了身後男人的懷里,抬頭怯怯地看著他:「路南哥哥,我沒砸痛你吧?「

看著懷里少女紅紅的臉蛋,路南喉結不易察覺的動了一下。

他用微不能查的力道輕輕捏了一下手中的軟膩臀部:「我不痛,你跌到哪里沒有?痛嗎?」

席思抓住機會,硬生生微紅了眼眶,眼睛濕濕的:「就,有一點點痛……」

「嗯?摔倒哪里了?」路南低下頭去打量她,卻不小心被少女胸前的波濤捕捉住了目光,再移不開,沒有人知道,路南其實是個隱形的巨乳控,懷里少女的身材完全戳中了他的性癖。

席思自然感覺到了路南的目光,她的胸好像已經在他的眼里已經被扒光了一樣,仿若實質性的目光撫過她的雙乳,一股熱流油然而生,燒的她的體溫升高,臉紅透了。

「唔…就是,尾椎骨那里……」席思聲音細細的,路南覺得她就是這樣一個軟糯脆弱的女孩子,至於是不是真的受傷,哪怕不是,可是她覺得痛了,他就要去幫自己的鄰居。

樂於助人是良好美德。

路南就著這個姿勢將鄰家女孩抱了起來,引起了懷中人的驚呼:「啊!路南哥!」

路南一路大步向前走,手臂卻是很穩,絲毫不動,像一座溫暖的小山一樣,給了席思一種感覺很可靠的安全感。

直到路南找到了卧室,直接進去將女孩放在了床上,再將她翻身,背朝自己:「思思這里痛,我就好人做到底,給你揉揉吧,我可是專業維修工啊哈哈。」

席思還未講話,就感到一只滾燙粗糙的大手放在了她的白嫩屁股上。

她的裙子實在太短了,站立的時候都只能堪堪遮住屁股,不然也不會站起來就被鄰居看到了逼,這一躺下,更是直接滑到了腰上,光溜溜的肥膩軟臀就這樣暴露在了男人手底下。

路南用兩只手掌包裹住這將團軟嫩的肥臀,用力收集,兩個大拇指向前,去揉按席思的尾椎處。

他揉按的力道很輕,幾乎像在撫摸了,但手掌擠壓團弄肥屁股的力道卻很大。

不像是在緩解疼痛,而是在玩弄鄰居家妹妹的嫩屁股。

他太壞了,路南想,但他忍不住,也不想忍,明明鄰居主動邀請他來的,她也很想自己幫幫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