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26章 血債血償(1 / 2)

劍道第一仙 蕭瑾瑜 1522 字 4个月前

神梟妖祖負傷很重,脖頸、肩膀、背部,皆殘留著觸目驚心的血色爪狠。

血肉都被撕裂,白骨隱現。

詭異的是,那些傷口縈繞著厚重的死氣,兀自在蠶食神梟妖祖的生機。

孔雀妖皇心中沉重。

神梟妖祖這般存在,一如永恆天域中的天帝!

誰有這么大能耐,能將他傷成這樣?

「究竟怎么回事?」

鹿蜀妖祖沉聲問道。

「時間來不及了。」

神梟妖祖急促道:「快,立刻走!再晚就來不及了——!」

見此,鹿蜀妖祖和孔雀妖皇皆意識到問題的嚴重,目光都看向蘇奕。

蘇奕卻說道:「倉促之間,又能逃到何處?一旦在逃遁時,落入敵人提前埋伏的陷阱,只會更危險。」

頓時,眾人冷靜許多。

「可……」

神梟妖祖焦急道,「他們肯定快殺上門了,這時候不離開……」

蘇奕微微搖頭,「老哥,你不必心急,還是先把事情說清楚為好。」

鹿蜀妖祖也說道:「的確,知己知彼,百戰百勝。」

神梟妖祖深呼吸一口氣,強自按捺住內心的焦灼,把事情原委一一道來。

數天前,他曾外出,返回自己所掌控的底牌「碧光水域」。

可當返回時才發現,自己那些麾下和徒子徒孫,竟是早已被人屠戮一空,屍骸堆積成了一座山丘!

連他親自修建的洞天福地,都被人踏破,所有財寶被人洗掠一空。

這一切,讓神梟妖祖如遭雷擊,悲痛欲絕,整個人都差點瘋掉。

也就在那時,他遭受到一場精心准備的埋伏!

出手的,是命運長河之下赫赫有名的四位妖祖級存在。

分別是猿祖、白芒妖祖、殛電妖祖、雀祖!

這四個妖祖,聯手布局,准備了強大的殺陣,一舉將神梟妖祖圍困。

最終,神梟妖祖豁出性命,施展壓箱底的手段,才終於殺出一線生路,逃出生天。

即便如此,他也已負傷慘重。

這就是事情原委。

神梟妖祖說的簡單,可眉梢間的悲痛和憤恨,卻根本掩不住。

孔雀妖皇心驚肉跳,意識到問題的嚴重。

鹿蜀妖祖嘆了一聲,他怎會不明白,神梟妖祖的遭遇,必然和那一場天命之爭有關?

蘇奕眉頭緊鎖,眸泛殺機。

這一場災禍,必然是沖著自己來的,只不過卻讓神梟妖祖和其麾下的強者、傳人遭受到了牽累!

「諸位,快走吧,不出意外,那四個老家伙注定已經在趕來的路上!」

神梟妖祖催促道,憂心忡忡。

蘇奕搖頭:「老哥,既然對方敢對你下死手,必然早有蓄謀,眼下我們無論逃往何處,注定都無濟於事!」

「那離開此地,前往命運長河之上如何?」

神梟妖祖忍不住道。

不等蘇奕開口,鹿蜀妖祖已否決,「或許,那些敵人最期待的,就是我們前往命運長河之上!」

神梟妖祖一怔,「這是何意?」

「這一場災禍,必然和蘇道友那些大敵有關。」

鹿蜀妖祖沉聲道,「蘇道友躲在命運長河之下,他們無計可施,只能請那些妖祖幫忙。」

「可若蘇道友離開,選擇返回命運長河之上,豈不就等於自投羅網?」

一下子,神梟妖祖就明白過來,心都沉入谷底。

的確,在追殺自己的路上,那四個老家伙恐怕早已傳信,和那些天帝進行聯系!

這也就意味著,一旦他們選擇逃往命運長河之上,就會遭受到那些天帝的威脅!

「這可怎么辦……」

神梟妖祖神色陰晴不定。

孔雀妖皇手腳發涼,一時間也束手無策。

足足四位妖祖!

這在命運長河中,簡直就是橫行無敵的陣容!

「事情的確有些棘手,但……也談不上窮途末路。」

鹿蜀妖祖神色平靜道,「有我在,當可為諸位開辟一條生路!」

蘇奕卻搖了搖頭,「為何要逃?」

眾人一怔。

卻見蘇奕喝了一口酒,神色平淡道,「神梟老哥遭受如此大難,自當血債血償!」

說著,他扭頭看向神梟妖祖,「老哥,接下來你就在此地養傷,其他的事情,交給我來解決。」

「你……」

神梟妖祖剛要說什么,鹿蜀妖祖已溫聲道:「老弟,若你信得過蘇道友,就什么也別說,安心在此養傷。」

神梟妖祖頓時沉默,神色復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