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 部分(2 / 2)

半月灣的男人 未知 6194 字 8个月前

「如果你的手放在我身上,我或許會溫暖一點。」她更跨近一步,握住他的雙手。

他的手又冷又硬,一陣寒顫竄過她全身,一半因為她想象這雙手在她皮膚上的感覺。

「抱住我,喬頓。」

她用他的手掌摀住自己的ru房。「讓我溫暖。」他的手緊緊貼住她的ru房,托著、

捏著,寒意突然不知去向,一股熱力像燃燒的溪流流遍全身。她的嘴唇微啟,好讓更多

空氣進入她緊收的肺部。「對了,就這樣,幫我——」

「該死!」喬頓猛然扭開雙手。「我怎么和你一樣瘋狂。不到一分鍾,我可能會使

你赤l地在這該死的甲板上翻滾。」他彎身迅速拾起她的毛衣,用手環住她的腰,拖她

進入船艙。其實根本不是真正的船艙,莎拉發覺它只不過是游艇控制盤下方一個小小的

凹室,但是至少可以遮蔽夜露與海風。喬頓把她的毛衣丟在覆著毛毯的氣墊旁,拾起一

條深藍色的羊毛毯子披在她赤l的肩膀上。他跪在野餐籃旁邊,搜出熱水瓶。「坐下,

我替你倒些咖啡。」

「我寧願要你。」

他倏然一僵,然後站起身,遞出一只盛滿熱騰騰y體的塑料杯。「這會使你暖和些。」

「喬頓……」她接過杯子,啜飲其中的熱咖啡。「扮演勾魂女郎,我顯然一敗塗地。

如果我擅長此道,我們必定早已在甲板上翻來覆去。」

「你實在很高明,」他冷冷地說。「我全靠溫度才幸免於難。」

「你知道嗎?」她又啜飲一口咖啡。「我們從來沒在一艘船上做a過。」

「現在也不會。」

她坐在吹迄床墊上,一手抓著毛毯,學印地安人的方式盤起雙腿。「你不喜歡這個

構想?我認為顛簸中翻滾或許相當性感。」她抬頭對他微笑。「我們為什么不嘗試一下。」

「請你停止胡說,好嗎?」喬頓粗魯地說道,並在她對面坐下。「喝掉你的咖啡,

然後離開這里。」

「我不能離開,我正在努力誘惑你。」

他猛然一愣。「誘惑?你剛受傷之後也曾說什么我在誘惑你。」

「是嗎?我依稀記得一些,但是並不完全明白。」

「你問我為什么要誘惑你,使我覺得深受打擊。」

莎拉突然升起一股憐惜。「當時我昏迷不醒,不知道自己說什么。」

「不,你說得對,我確實曾經瞞騙你。」

她突然移動身體,跪在他前面,眼睛在月光下流露溫柔的光輝。「請你別再鞭笞自

己,好嗎?我甚至不確定那句話是否有意。你知道,誘惑還有瞞騙以外的意義。」她用

食指輕觸他的臉頰,帶著無限溫存。「它也有引誘或迷惑的涵義。你確實誘惑我,喬頓,

而且永遠如此。即使你所有的隱蔽角落都被照亮,這份誘惑也不會削減。即使我d悉你

的一切,我心目中的你依然充滿魔力。如果我不肯定,怎敢冒險面對這種程度的摒棄?」

她扮了一個鬼臉。「這對我的自尊心畢竟不大好受。」

他撇開臉,突然用手心壓住她的嘴唇。「你沒有任何自尊心。」

她笑道:「或許我也有幾處隱蔽的角落留給你,只要你仔細想想。我當然有自尊心,

而且可以和你的媲美。」她裝出嚴厲的神情輕吻他的嘴唇。「所以,別認為我會容忍你

和其它女人搭訕。」

「從來沒有其它的女人。」他的聲音很低。「沒有真正交往的女人。和別的女人在

一起只是性關系,唯有你才是……」他沒有說完,只迅速地用毛毯將她裹得更緊。「喝

完咖啡,然後跑回農舍,那里才有溫暖。」

她搖搖頭。「除非你一起回去。」她喝下最後的咖啡,把塑料杯放回野餐籃里。

「這個主意不壞,躺在我的床鋪里,我們會舒適得多。」

他搖搖頭。

「你的床?」

他又搖頭。

她嘆口氣。「好吧!那就在這堅硬的甲板上與原始的大自然里。你是個十分難纏的

男人,喬頓。」她往氣墊躺下,挪挪身體,設法使自己舒適。「至少過來摟著我。」

「回農舍去。」

她用一只手肘撐住自己,迎向他的目光。「絕不!」她的語氣像鋼一樣不屈。「我

再也不要一個人獨睡。你的床就是我的床。」

「如果你想睡在這種濕冷的室外,你的床很可能會在醫院里。」他激動地說。她沒

回答。他輕輕嘆口氣,在她身旁躺下。他拿起堆在氣墊旁的兩條毯子,攤開覆在兩人身

上,她縮在他的臂膀里,分享他的體熱。「這是一個錯誤。」

她偎得更緊。「不,這樣才對,讓人覺得……好甜蜜。我真高興你沒接受我的勾引。」

他僵硬地靠著莎拉。「是嗎?」

「嗯,這樣更溫暖。在我的記憶里,我們從來沒有躺在一起而不做a。也許我不該

想盡辦法勾引你,因為那根本不是目的所在。我猜,我認為自己需要一切可能的協助,

所以不惜利用你曾經使用的武器來擺布你。你有充分的權利憎惡我的行徑。」

「我不憎惡。」

「那真好,現在我們可以靜靜地躺在這里,互相擁抱與聊天。」她停頓片刻,等候

著。「你為什么不和我說話?」

「我想不出要說什么。」他很驚訝,莎拉的茹頭如此孟浪地戮著他的胸部,他竟然

還能說出完整的一句話。他拚命去想別的事情,什么都好,以便忘卻她柔軟的同體。

「睡吧。」

「嗯,睡著或許也很好。」她放松全身偎著他,像小孩一樣充滿信任。她極力忍住

呵欠。「船身的搖晃教人覺得很舒服,可不是?」

「是嗎?」他一點也不覺得舒服,只覺得激動、飽受折磨、充滿欲望。還有滿腔的

溫柔。他發覺那份溫柔掃遍全身,淹沒其它所有的情緒。他喟嘆一聲,把她拉近身邊。

「這對你毫無好處,我不會改變心意的,莎拉。」

「總會有點好處,」她又打個呵欠。「只要能夠讓你明白,我的舉止正是我存心要

繼續努力的目標。何況我覺得樂趣無窮,你呢?」

那種樂趣簡直是苦樂參半,但是他不能否認它的存在。明天他務必想出方法與她保

持距離,但是今晚,暫時擁抱這種與她親近的快樂與痛苦,或許不會有什么大害。「是

的,」他低沉地說。「我也喜歡。」他伸手撫摸她光滑如絲的頭發。「我喜歡這樣。」

「你是否發現我也很誘人?」她睡意深濃地間道。「我是說,就好的方面而言。」

誘惑、迷惘他的生活,他的折磨。他用嘴唇輕撫她的太陽x,她逸出柔和愉快的呻

吟,他知道她已經快要睡著。「就最美好的方面而言,是的。」

「好極了。」

莎拉飄然睡去之後,喬頓凝望漆黑許久。她在他的懷中那么脆弱,幾乎沒有重量。

溫柔與欲望像焚燒中的螺絲堆在他體內扭轉旋繞。能夠表示他願意接受別人的贈予固然

很好,但他仍然不習慣拒絕接受他想要的東西。而他想要莎拉,就像一個渴得要死的人,

急切盼望喝水。

水。母親的臉扭曲變形,她的嘴唇干裂,毫無血色。

他心中一陣寒顫,手臂不知不覺用力地緊攏莎拉。她在睡夢中喃喃地抗拒。他強迫

自己放松緊抓的力量。天!他又弄痛她,他總是傷害她,不論是否有意。他願意克制、

讓自己窒息,結果還是一樣。

莎拉錯了,他們未來毫無相處的機會。只有今夜。

第十章

「你在做什么?」莎拉用手肘撐起自己,注視站在無線電旁邊的喬頓。一早醒來看

見自己所愛的人就在近處,多么令人興奮,莎拉滿足地想著。她不知道過去十八個月里,

自己究竟錯過多少這種無比的樂趣。

他關掉無線電,轉身面對她。「剛從聖塔芭芭拉傳來一個消息,」他平靜地說。

「你聽到了嗎?」

她搖搖頭,一面坐起來用手揉揉眼睛。「我剛醒來。很重要的消息嗎?」

「是的,非常重要,而且無比難纏。」他站在那兒蹙眉沉思片刻,然後作了決定。

「我們准備離開這里。」他從氣墊旁的甲板上拾起她的毛衣,塞進她手中。「跑到農舍,

告訴麥隆馬上把我們的手提箱帶下來,等你們回來時,我該已經備妥游艇,隨時可以出

發。」

他聲音里的緊急使她霎時清醒。「出了什么事?萍妮打過電話?」

「不,」他頓了一下。「萍妮失蹤了。」

她震驚地睜大眼睛。「噢,不!」

「她可能沒事。」他緊接著說。「警察沒發現絲毫——」

他不必說完,莎拉在極度驚恐中胡思亂想。他一定想說他們沒發現萍妮的屍體。

「告訴我發生了什么事?一定還有別的消息,是不是?」

「你實在沒有擔心的必要,」喬頓溫和地說。「我們只是懷疑。」

喬頓又想設法保護她,她激動地想著。「告訴我。」

「我們聯絡不上萍妮,所以請警察局取得她的公寓進入許可。他們發現匆匆離開的

跡象,」他停頓片刻。「還有一張格里韓巴士的票根。」

莎拉霎時覺得有只冰涼的手揪住她的心臟。「朱利安。」

喬頓點點頭。「有這個可能。警方認為他曾仔細研究過他的受害人,並且必定知道

萍妮是你的朋友與老板。如果朱利安聰明,他會利用她達到庇護的目的並獲得消息。」

「他並不聰明,」莎拉套上毛衣,想驅散匍匐心頭的冷冽。「但他確實有某種野獸

的狡詐。他是頭野獸,如果你看過他蹂躪那些可憐女人的相片,也會有同感。噢,天哪,

萍妮!」

「我真希望警方弄錯了。」喬頓說。「但是我們在這里幫不了萍妮,現在我們要擔

心的是你。你才是他的原始目標。他或許已經脅迫萍妮透露你的行蹤。」

「萍妮不會。她寧死不屈——」莎拉戛然中斷,用顫抖的手掩住嘴。「他會殺死萍

妮,喬頓,也許他已經下毒手了。」

「我們不知道是否如此,」他拉她站起來。「但我們確實知道這個小島已經不再安

全。回到屋里告訴麥隆,我們必須離開這里。」

「好的。」她麻木地回答,然後離開船艙,頭昏眼花地走向跳板。她聽見喬頓跟在

後面的腳步聲突然停住,喬頓發出低聲的驚嘆。她回頭看他,發覺他正往外海凝望,每

束肌r都綳滿警戒。「有什么不對勁?」她順著喬頓的視線望去,看見水平線上有艘小

小的帆船。

「沒事。」他很快地回答,以三個大步超過他們之間的距離,抓著她的手肘,帶領

她走下跳板。「只是漁夫。快,到麥隆身邊。」

她發覺自己步履匆匆地下了碼頭,被喬頓聲音里的緊急驅使而疾走。當她抵達岸上

時,回頭一瞥,他仍站在那里望著她。「快,」他又叮嚀一遍。「到麥隆身邊。」

她點點頭,開始疾步奔上山坡。

到麥隆身邊。

她心頭一遍又一遍地重復。即使恐怖與驚惶蒙蔽了她的思維,她還是覺察他的措辭

中有種異樣。

她抵達坡頂,開始沖下另一側坡面。為什么喬頓沒叫她去找麥隆來,反而囑咐她到

麥隆身邊?彷佛他的意思不是叫她去叫麥隆過來,而是把她送到麥隆那里以求安全。

那個漁夫。

她的腳步蹣跚,一股恐慌閃過心頭。她怎會這么愚蠢?哪有漁夫冒險在這種狂浪中

駕駛一艘單薄的帆船?只有朱利安會。朱利安不會在乎;什么也阻擋不了他。

喬頓願意為你而死。萍妮曾經說過。

「不!」

莎拉猛然回轉,重又跑向山頭。當她抵達坡頂,一時停住俯視碼頭,呼吸急促,肺

部發疼。帆船已經系在岸邊,但是沒有半個人影。喬頓也不在。她極目搜尋碼頭,然後

向岸邊移動。

陽光下有金屬閃耀的光芒。

兩個人影在岩石間纏斗——喬頓及那個男人。過去幾個月來,她在紐約法庭中以無

可想象的恐怖時時瞪視的男人。恐懼的啜位沖破喉嚨,她開始奔下山坡。朱利安有刀子,

萬一她還沒跑到他們那里,他就殺了喬頓,她該怎么辦?

他願意為你而死。

不,喬頓不可以死。她必須在朱利安下毒手前阻止他,但是她還在好遠之外。

「朱利安!」她大聲尖叫。「我在這里!」

他聽見了嗎?兩個男人仍在纏斗,朱利安的刀子正往喬頓的咽喉近。

「朱利安!」她再度尖叫他的名字。

他聽見了!他抬起頭並且發現她的位置。

「莎拉,別做傻事!」喬頓拚命地大叫。

朱利安遲疑片刻,他的刀子懸在喬頓的喉嚨上,然後拋下喬頓,沖向莎拉。

她猶豫不決,往哪個方向?恐懼與遲疑使她僵在原地。

「快跑,莎拉!」喬頓站起來,急追朱利安,企圖在他迫近莎拉前攔住他。他絕對

不能那樣做,莎拉慌亂地想著。朱利安隨時可能掉頭。她轉身向左,往下跑向海岸,想

把朱利安從喬頓那里引開。

岩石好滑,她曾經摔過一次,萬一現在又跌倒了怎么辦?朱利安就追在她後面,她

可以聽到他的咒罵……

眼淚像潮水一樣流下雙頰,她不想死。當他的刀子戮進那些女人的血r之軀前,她

們是否都有這種感覺?萬一她跌倒了怎么辦?

「賤女人,賤女人,賤女人!」朱利安的詛咒在她背後愈來愈響。「去死吧,賤女

人!你和船上那個褐發的娼婦一起去死吧。賤女人,賤女人!」

她滑了一下,趕快回復平衡,繼續狂奔。

背後傳來一陣勝利的嗥聲。他的聲音更近了。

他靠得更近,跑得更快。

「不!」喬頓大吼。「朱利安,你這個混蛋,為什么不來找我!」

她驚惶地發現,喬頓存心引誘朱利安舍她的性命而去和他拚命。他必定知道朱利安

轉眼就要追上她,否則他不會發出如此恐懼的喊聲。朱利安跑得大快了,他不會停住,

永遠也不會。

一道令人錯愕的尖叫戮透她椎心的恐懼。是她在尖叫?不,是別人。喬頓?她冒險

慌亂地回頭一瞥,喬頓已經絆倒朱利安,她眼看朱利安失去平衡,一頭栽進海里,濺起

驚人的浪花。

她停住腳步,急遽地喘息。

朱利安瘋狂地掙扎,兩臂猛烈地拍打水面,企圖浮出海面。他蒼白的臉上淡藍色的

眼睛爆凸,用仇恨的眼光盯著莎拉。「賤女人!」他大聲狂叫。海水灌入他的嘴巴,他

嗆著、喘著,但是當他一有機會呼吸時,又立刻大吼:賤女人!」

他突然沉入水面之下,彷佛被巨大的章魚觸腳拖入海底。

他再也沒有浮起。

喬頓站在莎拉旁邊,用顫抖的手臂摟住她。「莎拉!我的老天,為什么?他幾乎殺

死你。」

她的手臂滑向他,用全身的力氣抱緊他,又把頭埋進他的肩窩。「他死了,是不是?

暗潮……」

「他死了。」喬頓的聲音和身體一樣劇烈地發抖。「落入水中的人很可能是你,很

可能是你呀!」他嘴唇慌亂地親吻她的太陽x與臉頰。「你幾乎掉到……」

她放開他,回頭盯著朱利安消失的水面。「我真高興他死了,」她喃喃地說。「我

好高興他不能再傷害任何人。那些可憐的女人全部……」她突然一怔,想起朱利安的狠

話。「萍妮!」她轉身死命地奔回碼頭。「我們必須弄清楚他是否傷害了萍妮!」

「你看如何?」萍妮精神飽滿地撫摸自己被割傷腫脹的嘴唇。一面無奈地注視鏡子

里瘀傷累累的臉龐。「我看起來像穆罕默德阿里還是蜜糖雷諾?我想是雷諾吧!阿里在

他整個拳擊生涯中,從來沒被揍成這副德行。」

「別開玩笑。」莎拉拿走她手中的鏡子,面朝下地擱在廚房的餐桌上。「我覺得罪

過極了,朱利安為了找我而這樣虐待你。」她把軟膏輕輕敷在萍妮受傷的嘴唇上。「我

好擔心他會謀殺你。當我發現你被綁在帆船上時,你簡直是我眼中絕世的美人。」

萍妮扮個鬼臉。「連續看了四十八小時朱利安丑陋的嘴臉後,看到你時也讓我覺得

你真漂亮。」

「事情怎么發生的?」

萍妮聳聳肩。「他比我們大家想象中的更狡詐。他知道紐約警察故意釋放他,於是

他決心不讓自己掉入陷阱。他偽裝成清潔工人出現在世界報導,四處偵察,發現你

已經離開城內,而我是負責安排讓你藏起來的人。於是他暗中跑到我的公寓,喬裝成瓦

斯公司派來的檢驗員,從管理員那里騙來一支鑰匙。」

「他怎么有辦法?你的公寓通常有極為嚴密的安全措施。」

「他的臉。」她簡單地說。「他的臉是我所見過最平常的一張臉,就和雜貨店里的

收賬員或收集垃圾的清潔工一樣。不論他扮演什么角色,都極為真。」她努力擠出一

絲笑容。「然而,等他對我凶了一陣之後,看來就沒那么平常了。他要知道你去哪里。

當我叫他滾到一邊時,他變得非常惱怒。很不幸,他在我的公寓東翻西找時,竟然發現

直升機服務公司的收據。」

「該死,萍妮!你應該告訴他我在哪里,讓我冒自己的險。」

「那也不會有任何好處,」她疲倦地說。「到那時候,他會歡天喜地地切開我的喉

嚨。在他肯定自己知道你的下落前,我還能保持平安。第一天,電話事實上被切斷,我

一直希望喬頓會發覺事情不對勁。」她用詢問的眼光注視莎拉。「喬頓呢?你們把我帶

到這屋子以後,我就一直沒看到他。」

「他在游艇上,正與麥隆用無線電聯絡警方,報告朱利安的事情。」莎拉退後一步,

不太滿意地看著萍妮的臉。「我只能做到如此,你應該去看醫生。」

「不,」萍妮說,同時快速地起立。「我沒事,我打算沖個澡、洗洗頭發,然後用

無線電聯絡達文。」她轉身離開,並且打了一個寒顫。「朱利安他……我不知道自己是

否還會有真正干凈的感覺。」

「謝謝你,萍妮。」莎拉平和地說。「我知道這些字眼並不恰當,但是我只能這么

說。但願我能有報答你的日子。」

「我不要什么報答,幫助你是我自己的選擇。」萍妮回頭瞥她一眼。「而且我會繼

續幫忙。過去四十八小時里,我領悟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什么事?」

萍妮歪著嘴笑道:「世上沒有任何庇護所,除了在我們自己的心里。」

莎拉目送萍妮走出廚房,然後轉身把軟膏收回餐桌上的急救箱里。總算結束了,真

難相信朱利安的要命威脅已經成為過去,他已經困擾她好長的時間。

「她好嗎?」

莎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