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部分(1 / 2)

嗜賭花嫁娘 未知 5898 字 7个月前

要不是她老為小姐處理善後,就不會任其無後顧之憂而越賭越沉迷,終至不可自拔地惹上不治的賭症。

「他不是男人,他是太監。」太監無害吧!睜眼說瞎話的趙纓面不改色。

「纓兒,太監能讓你落紅嗎?」苦笑不已的古珩總要為自己正名。

她冰眸一橫。「我說你是太監就是太監,不許有第二句話。」

刁鑽的脾氣一起,難有人招架得起,可偏有人不怕死。

「王爺,纓兒已是我的女人,請將她許配給在下。」他不當太監。

「你閉嘴。」她大聲地叫囂。

「你才給我閉嘴。」八王爺厲聲一喝,但看向未來女婿的目光卻是和藹的。「年輕人,你叫什么名字?」

「古珩。」

「府上哪里?」

他遲疑了一會,說:「四處為家。」

「靠何營生?」

「賭。」他答得有些牽強。

「不錯,不錯,能贏我家三丫頭就有前途,她可是名聞京城的賭後!」以後不怕沒飯吃,有一技在身嘛。

「爹,他……」

「丫頭,這里沒有你開口的余地,男人說話女子不得c嘴,此乃三從四德。」他得顯顯當爹的威儀。

她不跪了,爹不夠義氣。趙纓扁著嘴,像個任性的孩子坐在地上生悶氣。

「王爺,我想三從四德是為難她了。」好笑又好氣的古珩望著她的嬌顏慨然道。

八王爺做作的嘆了一口氣。「我沒教好她,讓你見笑了。」

「不不不,王爺客氣了,纓兒的慧黠是世間少見,晚輩深受吸引。」包括她的古靈精怪。

「是你不嫌棄,我那三丫頭除了驚人的美貌和幾乎無敵的賭技外,簡直是一無是處呀!」

瞧他說話的口氣盡是贊意,聽起來是貶,其實是驕傲。

他泰然地作揖。「晚輩同樣無才無德,攀上八王爺的千金是我厚顏了。」

「無妨無妨,反正三丫頭臉皮也挺厚的,配你剛剛好。」一個鍋子一個蓋嘛!

聞言,趙纓一躍而起的瞪大水眸。「爹,我生氣了哦!」

他手一揮。「去去去,別妨礙我們談話。」

她只好遷怒到古珩身上。「都是你,沒事到王府閑吃糧,你要不要臉呀!」

「丫頭,不許無禮。」可別把他的女婿給嚇跑了。

「你都不疼纓兒了。」偏心,她才是他的親生女兒,可爹卻一心向著外人。

要她嫁並不難——再等個四、五年吧!

花叢浪子要收心是難上加難,她才不相信一個無妓不歡的男人會有戀家的念頭,鐵定不到三天光景就故態復萌地往妓院逛。

她可不想一天到晚去別的女人床上找丈夫,忍受一次又一次的不堪。

受騙一次就當學了乖,下回邀賭時得看清對象,要有所選擇。

「我就是不要疼你怎樣,一點都不聽話,瞧我頭發都煩白了。」歲月催人老。

「你以為你還正值壯年呀!才兩根銀絲就大驚小怪,王爺的修養哪去了?」她步上前故意扯掉他的白發。

哎呀!不孝的女兒。「丫頭,爹突然覺得你留在王府不太妥當。」

她聞言一驚,連忙擺出笑臉給他捏背。

「爹呀!喝茶,孝順纓兒給你捶捶背,放眼趙氏王族就屬爹最寬厚,最仁愛慈善,絕對不會做出『賣女求榮』,『殘斷親心』之事。」

「左邊捏重些,老人家的肩骨禁不起酸痛。」他順水一推地搖起槳來。

「是的,爹,有沒有舒服一點呀?」人要懂得順風折腰的道理,剛易斷。

「嗯!」八王爺滿意地輕應一聲。

「孝順女兒最愛的男人就是爹了,你一定舍不得把這么好的女兒給人,想想養大一個女兒多辛苦,何必平白送給人糟蹋呢!」

「是舍不得……丫頭,你連爹都使y險。」差點上了她的當。

「哪有,我是擔心你百年之後沒人送終。」那場景有多凄涼。

頓時漲紅臉的八王爺一拍椅手。「你在咒我早死!」

「人生自古誰無死,你能與天齊壽嗎?」現實是傷人了點。

「你……」好,你好樣的。「我說賢婿呀!你……賢婿?」

怎么傻住了?

「王爺的賢婚是……我?」不敢置信的古珩張大眼,以為自己聽錯了。

「除非你不想娶我的女兒。」有人要就一腳踢出府,他好落個清靜。

「晚輩願意,請受我一拜。」

古珩正要行翁婿禮,忽地有下人來報,一名商賈持帖求見,此事只好暫時打住。

「請他進來吧!」他有預感,一定是熱鬧事。

「白兄,是你。」

「古老弟,原來你在這里呀?」

「好久不見。」

「是挺久的,久到人家上門來討債。」

兩位相識已久的好友一碰面就先寒暄了一番,他們都未料到會在八王爺府里聚首,頗為高興地忘了場合。

身為生意人的白震天較為敏銳地清醒,一見座上有位威嚴老者,立刻態度謙恭的上前行禮,言行舉止流露出泱泱氣度的大將之風。

「你來找我家秋兒丫頭。」慈目一彎,八王爺笑得有點j詐。

白震天為之一愕,但表面仍波紋未起。「八王爺睿智,草民是為尋友而來。」

「喔!那真可惜了。」他故作惋惜貌,一面用心留意白震天的神情。

「可惜?」他未察其意,深藏的精光一閃而過。

「秋兒和她小姐感情甚篤,本王打算讓她陪嫁當個妾室好同侍一夫。」不過,纓兒會第一個休夫。

古珩鎮定如常,他受夠驚訝了,靜觀其變即可。

「不行。」白震天緊張的一喊。

「你說不行就成了?本小姐習慣了秋兒的服侍,小小平民何想c手管八王爺府的事。」要玩大家一起玩。

好個刁鑽千金。「三小姐國色天香,姿色過人,何必委屈自己與人共夫呢!」

「相公好色麻!秋兒長得挺美,肥水倒在外人田太浪費了。」趙纓高傲地揚起下巴盹人。

人品尚可,長相端正,就是眼神太桀騖了些,她家秋兒會不會吃虧呢?

輸賭輸出學問來,不好好做篇怎成。

「秋兒姑娘聰慧明理,不會奪人所愛。」她分明指他是無關緊要的外人。

「奇了,我家秋兒關你啥事,你要訪的友不就在那,還不快些帶走。」她以王爺千金的身分倨傲下令。

聞言,白震天驚眼一冷。

「白兄,我剛看見秋兒姑娘往東邊去,你大可尋去。」古珩適時的出聲告知。

秋兒的反應挺有趣,眼尖地瞧見拜帖上的名字後馬上一閃入內,死都不肯現身的態度值得玩味,他不推一把怎成,好戲沒得看。

「謝了,兄弟,有空來飲一杯。」眉一挑,他沒和主人掃聲招呼就逕自逛起八王爺府。

這……太過分了,他還沒玩到呢。「賢婿呀!你太不把老夫放在眼里了。」

「爹,他豈止不把你放在眼里,根本就是目中無人,把咱們八王爺府當成他家後院地招呼起客人了。」

筆才沾墨就濕了紙,他存心和她過不去。

「白兄的個性可是桀冷剛硬,你們的刁難只會弄擰了交情,對秋兒姑娘的助益不大。」

「呵……呵……原來如此,是老夫誤解你了。」他的表現這么拙嗎?叫人一眼識破。

相對於八王爺的不自然的笑聲,趙纓的反應是冷哼。

古珩有著無奈,送佛總要送上西天,既然為好友贏得佳人,自是要助其一臂之力,怎能反過來扯後腿,枉費相交一場。

瞧她氣嘟嘟的模樣,八成怨氣全算在他頭上。但既然決定要她了,只有連她的任性和刁鑽也一起包容。

「纓兒,我的親親好娘子,你眉頭一皺會令我心疼。」他著眾人的面親吻她額頭。

「你別太過分了。」她面紅耳赤地推不開他,又目一瞠。

「王爺,我可以拜見岳父大人了嗎?」古珩環緊她的腰,態度誠懇地問道。

笑得嘴都闔不攏的八王爺連忙坐正。「好、好,我的女兒就……」

話說到一半,又有下人來報——是九王爺到。

「搞什么鬼,今兒個鬧場的人真不少,想害我女兒嫁不出去呀!」

「爹——」趙纓微怏地一肘。

「叫他進來。」

多大的變化,本應是「請」,如今卻是口氣略重的「叫」,可見他不悅的程度已屆飽和,來人可得小心點。

一襲金縷衣,滿身玉銀繞,原是幽蘭花,甘做臨江柳,任人攀折無怨尤。

一反平日素凈的段凝霜抹紅搽綠,清澈的水瞳染上淡淡治艷,唇角的笑容媚而不妖,輕妍嫵佻地偎在一位年過半百的浮腫老者身上,看似有無限風情。

撩人的濃郁香味勾動著男人情欲,這是向來令她厭惡的味道,如今卻墮落的迷戀,嗆眩了良知與理智,段凝霜懂得如何善用女人的天賦。

她一直以為八王爺府不過是比大戶人家稍具權勢而已,等一踏進那道宏偉的朱門才知曉,自己實在天真得可笑。

光是身側來來回回的好奇眼光就不下采花樓一夜的客潮,三班威武的侍衛一行五、六十人持槍配劍巡衛著,神色凌厲叫人望之生畏,差點軟了腳。

小樓庭閣連水榭,回廊一道又一道,似有走不盡的遙遠,以卵擊石的懼意突生。

支撐她的是一股深濃的愛戀,否則早已癱了四肢,無力邁動蓮步。

「這些蓮花不錯吧!前些日子才砸下百來萬銀兩重新栽了一池,還養了些錦鯉哩!說是女兒閑來無事想賞蓮。」

閑來無事就砸了百萬銀兩栽湖蓮!

錯愕不已的段凝霜為之咋舌,百萬兩可養活多少江浙百姓,而八王爺只為博女兒歡心竟花費鉅款養了蓮花,如此手筆顯示出她的渺小。

當初她爹將她典押青樓的得款不過區區五十兩,五年光y將至,王孫貴族、富商士賈想贖她為妾的喊價最多七十萬兩,而一個活生生的佳人卻還不如一湖水蓮來得有價值。

她在爭什么、恨什么?天下本就不公,不然她怎會淪落風塵呢!

妓女啊!怎能與出身皇族的千金小姐相提並論,滿滿的自信頓時委靡成泥,再也難倔強。

「美人兒,你瞧那梁上珍珠可不是廉價物哦!到了夜里便光璨如白日,八哥怕女兒晚上睡不著覺出院賞月時會跌跤,特別買來鑲上。」

「這是夜明珠!」她的信心一滑千丈,舉步維艱。

「你們民間百姓是這般喚的,但對我們而言不過是比珍珠昂貴一些的擺飾罷了。」他的妻妾們倒是愛不釋手。

「你們」、「而已」,多簡單呀!雲泥之別立現,她得唱幾首夜曲兒才換來明珠一粒呢!

在沉重的自卑感下,段凝霜已隨著九王爺臃腫的象軀走入八王爺府正廳。

沒有太多繁復的禮節,九王爺趙元億一開口就是調侃兼索人。

「八哥呀!聽說纓丫頭又胡鬧了,光明正大上妓院綁人是不是?」上回還贏走了他最鍾愛的古董呢!

「哪兒的話,小倆口鬧別扭罷了,你家昭王妃不是一撒潑就閂門不讓進。」八王爺自是維護女兒,張口就揭人閨房事。

聞言,趙元億面上一靦。「別盡往我身上扯。我今日來是想討個人情,望八哥看我薄面高抬貴手。」

「你想討什么人情?」他瞧了瞧那對小兒女,未來女婿似在安撫不知為何事發怒的丫頭。

「是這樣的,我的美人兒說她的未婚夫被三丫頭給強行綁了去,她求訴無門就找上我來說項。」當然是有條件交換。

「未婚夫?」他冷嗤的一盹。「訂了親的妓女真少見,老九,她在床上的s勁比你新納的小妾吧!」

當場慘白了臉色的段凝霜搖搖欲墜,難以忍受露骨的羞辱迎面一擊,她只是個人盡可夫的妓女呵!

「嘿嘿!八哥,此事妙不可言,個中銷魂得你親身去體驗嘍!」趙元億曖昧地在她椒r上捏一把。

原本不悅的八王爺見狀濃眉一縮。「要嫖妓到妓院去,我八王爺府可不是花街柳巷,什么低下女子都可在此y亂。」

他是在借題發揮,人皆有私心。好不容易拐來個女婿肯要他女兒,怎能讓一名低賤的妓女破壞,叫他老臉往哪擺。

「我雖處於青樓之中卻潔身自好,請八王爺口下留情。」不願在心上人面前辱玷自身的段凝霜揚聲一駁。

「這么說來是老九的不濟咯!給足了你面子還破不了身。」光看元億一臉色相,人還逃得掉嗎?

她面上一陣青一陣白地說不出話來,在四、五天前她的確仍是處子之身,但因一時賭氣已成殘花敗柳,再也回不了來時路。

三天前的標售初夜權,她在王卿將相中挑選了位高權重的九王爺,盼能以完壁之軀說服他代為索人。

一夜歡愛尚不足,他一連在她床上待了兩天三夜才肯離床,折騰到今晨才肯帶她入八王爺府。她兩股間仍隱隱作疼,每走一步便扯痛一下,褥褲叫血給染濕了,故而她穿上綉金的紅綾裙,以免泄了污艷色。

「八哥,美人兒臉皮薄,你就把人給了她,我還沒嘗夠味道呢!」趙元億催促著,意謂他急著去再溫存幾回合。

「牡丹花下死呀!老九,就算我肯給人,也得看他走不走,你看小倆口多甜蜜。」

哈!想要人,門板上的木釘都不給你。八王爺悻悻地暗忖。

八王爺府正廳大得可容納數百人,趙纓使著性子刁難,而按捺著好脾氣的古珩柔聲輕哄,一手摟著她的肩,一手握住她的柔若無骨的手心,看在旁人眼中,兩人似在訴說衷情,好不恩愛。

段凝霜有種被人狠甩一巴掌的痛楚,在她為他犧牲了貞節,意欲換取他自由之際,他卻和綁架之人情纏意綿,臉上的溫柔神色是她前所未見的。

瞧她做了什么傻事!拿自己的一片真心去換取他無情的不屑一顧。

不,她不甘心,非要問個分明才肯死心。

也許,他只是作戲來迎合,乘機松懈他們的防心好逃出八王爺府。

女人一遇上感情事就自願裝傻,想了無數的藉口來騙自己的心。

她不自覺地走向正在拉扯的兩人,哽咽的軟噥嗓音出自她的口。

「古爺,我來帶你離開八王爺府。」

離開?!古珩感受到懷中佳人倏然迸發的怒意,「誰說我要離開來著?」

「我知道你並非出於自身意願而來,此時有九王爺作保,你不用擔心有人從中作梗。」

這個「有人」一聽可不高興,分明指的是她趙纓嘛!

膽子挺大的,敢上八王爺府討人,以為有九皇叔當靠山就撐得起來嗎?九還小於八呢!和賭牌恰為反意。

「段姑娘的好意古某心領了,我的纓兒巴不得趕我出府呢!我怎能遂了她的意,放她孤枕難眠。」

「古珩——」趙纓毫不留情地掐他臂r。

我的……「纓兒?」

他們之間已到了互稱蔫名的程度嗎?

「現在就算用八匹駿馬也拉不動我分寸,纓兒看不到我會生氣的。」氣沒人和她賭一局。

外人一聽不解真意,當是兩人恩愛得受不了片刻的分離。

「才幾天光景你就與她難舍難分,莫非眷戀起八王爺府的權勢?」段凝霜傷心得口不擇言。

眼一冷的古珩深沉一視。「我是眷戀,但對象是人,你有何資格來責備?」

「難道我們多年的情分敵不過一個王爺府千金?」她無法接受他的疏離。

「我與你之間有情嗎?花錢買妓還要賠上心,你未免太高估自己。」他說得很冷,似秋霜的寒。

「你對我沒有一絲絲情意嗎?」她猶抱著些微希冀。

他冷酷的說道:「你的恩客何止千百,非要每個人匍匐在你裙下稱臣嗎?」

「不,不是這樣的,我只愛你一人呀!」慘然一慌的段凝霜低喊他抓住他的手臂。

「可惜我不領受,我的心中只有纓兒。」古珩冷血的一揮。

段凝霜跌落冷地,一臉茫然。

這是她付出所有去愛的男人嗎?

第九章

「你給我滾遠些,最好距離我一丈之外。」

猶如競步走,一前一後兩條人影互相輝映著,玲瓏的嬌小身影怒氣沖沖,修長偉岸的男子尾隨其後忍俊不已,受到驚嚇的野鴨撲翅急飛。

無妄之災來得委屈,過往荒唐事怎能深究,他一再重申痛改前非,「非」要自作多情與他何干,一罪雙罰太不公平。

「丈夫,丈夫,一丈之內才為夫,我當然要跟緊些。」古珩還當真維持在一丈左右。

既在一丈內,亦在一丈外,兩不沖突。

「少給我嘻皮笑臉,你愛在外拈花惹草是你的事,不要把風流韻事帶進八王爺府。」一臉怒容的趙纓一腳踢翻個桶子。

古珩順手將桶子翻正。

「嫖妓嫖到八王爺府來,要不要大開方便門蓋座樓,讓你的鶯鶯燕燕一並住進來,省得勞煩我九皇叔一天到晚帶人來探監兼省親。」

八王爺府是何等地方,雖不是皇宮內苑,但也相去不遠,隨隨便便就任由下九流首位的娼妓進出,對八王府的聲譽可謂大為損貶。

若是招妓大可往賭技智囊團身上推。如果他欲求不滿,鬧著要女人宣泄好了;可是一名青樓女子竟敢瞧不起八王爺府,放肆恣意地上門索人,好似趙家千金的眼光多淺薄,和個妓女搶起不起眼的臭男人。

他有什么好?兩個眼睛一張嘴,心眼更比別人詭,她就看不出他有啥值得令人傾心。

王爺爹也太過分了,二話不說就把她許配給他,真當她嫁不出去嗎?

「可惡的死老爹,可惡的渾蛋古珩,可惡的老天。」秋兒呢?她的「息事」丫鬟哪去了?

還有那可惡的白震天,正當她需要秋兒的時候把人拐走了,真該判他十個死刑,城門口橫吊七日以示懲尤。

「可惡罵我一人就好,何必遷累王爺和老天,瞧你一頭汗。」罵人罵到香額汗濕,可見功力之深厚。

「叫你離遠點聽不懂是不是,別污了我腳底的泥。」趙纓怒眸橫視,落在曾有女人搭握的臂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