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節閱讀2(1 / 2)

犬奴(肉) 鳳瞳曦 4106 字 1个月前

。隨後他轉過身趴下,臀部高高翹起,擺出一雌獸求歡的模樣。

他晃了晃白花花的屁股,嗚咽了一聲。「大陰莖……插進來……」陰穴癢得他受不了了!

黑狗咆哮著,以後腿支起身體,兩只前腳搭在青年的細腰上,猙獰紫紅的狗陰莖噗嗤一聲猛地插入冒水的嫩,不待青年反應,立馬狂擺公狗腰,用它的巨大陰莖一刻不緩地插干他。

「啊啊啊!呀啊……好爽……!大雞巴好棒……穴要被插爛了--!」興奮歡愉地扭動腰肢,前後撞擊在穴里肆虐的性器,雞蛋大的卵蛋啪啪啪地撞擊在穴口,把小嫩打得紅通一遍,卻更加激起青年的性欲。

樂喜歡背入式,就跟動物交配一樣,讓他有種母狗發情只想要公狗插入一樣,原始的方式;原始的情欲。

紅的小嘴大開著,因為呻吟而來不及吞咽的口水滴落在地,跨間的小青芽隨著抽插而晃動,打在小腹上,流下晶瑩的體液。

熱燙硬挺的陰莖摩擦嬌嫩的穴肉,龜頭一下一下撞在敏感點上,逼得青年的尖叫一聲高過一聲、呻吟一聲比一聲浪。

黑狗的臀部快速聳動,以過人的速度操干身下的人類,力道之大都快把卵但也一並擠入。若不是青年死抓著草皮,否則早就被撞飛了。

高聲浪吟之際,一聲憤怒犬吠傳入耳里,青年驚得陰穴一,夾緊了狗陰莖。

這個叫聲……是小牧!

樂回首,赫然見到他們家的蘇格蘭牧羊犬正站在她們身後,目光凶狠且充滿殺意地盯著趴在青年身上的黑狗。

可黑狗毫不介意,仍持續動作著,於是樂只能一面浪叫一面詢問牧羊犬:「啊……啊……小、小牧……怎麽來了……?」

牧羊犬見黑狗在它的怒視下不但沒有退出,反而更加明目張膽地干著它的主人,齜著牙咆哮一陣,猛然撲上黑狗,張嘴咬住它的脖頸。

「啊!小牧!」青年驚得穴又是一,可無法顧及那些,只得自動將仍插在嫩里的陰莖抽出,連忙分開兩條已然扭打在一起、相互撕咬的狗。

最後好不容易將它們分開了,樂一身香汗淋漓,除了汗水外還有淫水,狼狽不堪。

「牧,它是要加入我們的新家人,不可以這樣對待它。要友善,知道嗎?」

雖然挺翹著性器說教毫無說服力,可青年也無法。做愛到一半被打斷還能要他怎樣?小穴癢死了啊!

只見牧羊犬不屑一顧地哼嗤哼嗤著,根本不待見黑狗;黑狗也撇過頭,粗大通紅的陰莖還硬著呢。

青年頭疼地揉揉太陽穴。既然它倆都沒有接納彼此的意思,那就犧牲自己的身體來「感化」它們吧!

他雙腿大開地蹲下身子,將冒水的柔嫩女穴暴露在它們眼前。陰道口因為方才的操干而略微打開,淫水汨汨,染得女穴一陣透亮。

兩只狗目不轉睛地直盯那水潤潤的誘人陰部,情欲直接反應在跨部。黑狗本來就勃起了;牧羊犬的性器現在則緩緩探出,一樣紫紅猙獰,直對著青年的嫩穴。

樂的中指插入陰穴,急不可耐地抽插旋轉,周圍擠出白色泡沫。「啊嗯……啊……主人想要了……一起插進來……」

青年飢渴地舔唇。他還沒有嘗試過讓兩根大陰莖插入同一個小穴的感覺,那肯定很爽……

低低嗷了幾聲,牧羊犬顯然不同意青年的提議。它知道主人有兩個淫盪小洞可以插,但要兩根一起干進去的話,那個和花一樣紅嫩的小穴那麽小,肯定會受傷。

「哼嗯……沒關系……快點干進來啊--快把你們的大雞巴插進主人的浪穴,操死主人--」

黑狗忍受不住先行動作了。它奔到青年身後,用健壯的身軀壓下他,以最開始的姿勢操進去。只是這回插進的不是淫水泛濫的女穴,而是不甘寂寞陣陣縮的菊穴。

「嗚……嗚嗯!啊、啊、啊……」聽了讓人酥軟入骨的吟浪呻吟毫不間斷,章示此時被操干的人是有多麽歡愉多麽爽。

青年媚眼如絲,紅艷小嘴吐出陣陣銷魂呻吟,插在女穴的手指已然抽出,轉而揉捻搓揉胸前的乳首。因為雙性人的身體,導致樂的胸部不若一般男性平坦,彷佛方發育的女孩,雙乳略微凸起,粉嫩粉嫩的乳頭堅硬而挺立著。

小牧不悅地咆了一聲,也忍耐不住來到主人面前,將下身靠近青年的臉龐。樂痴迷地注視著那淌水的龐然大物,伸出小舌卷住龜頭,以舌尖一下一下掃過馬眼。

忽地,身後黑狗一個大力挺動,青年受不了地高聲媚叫,牧羊犬的性器噗地往嘴里一插,動物的本能驅使小牧擺動起腰來,在主人溫熱的口腔中抽插沖撞。

「嗚嗚……!嗚……嗚嗯……」被操得眼淚都出來了,呻吟堵在喉嚨,因為還含著一根狗陰莖,只能含糊地叫著,唾液不斷淌流。

像是快要射了,黑狗的抽插越來越強烈,兩個蛋似的卵蛋撞著白嫩的屁股,啪啪作響。小穴似乎知道它要射了,也勤快地擠壓縮,想把那渴望已久、充滿千千萬萬個子的液吞食進去。

將嘴里的巨物吐出,小舌微伸,樂一聲高亢尖叫,沒有經過撫摸的嫩芽噴出白濁,後面小穴也跟著抽搐夾緊。狗陰莖上的蝴蝶結在里面卡得死緊,黑狗一面射一面繼續抽動性器,大量熱燙液噴射在子宮里,讓青年爽得叫不出聲來。

長達十分多鍾的射結束後,黑狗戀戀不舍地從青年的體內退出,那剛發泄完的巨刃就算軟了也很可觀,柱身布滿青年的吟水與自己的液,晶瑩透亮。

而被操軟了的樂正趴在地上小憩,稍稍緩和後又鍥而不舍地握住牧羊犬逐漸脹大的陰莖,將小牧推倒,努力撐著上身跨到它身上,用盡最後氣力將性器坐進前面的陰穴里,隨後發軟地重新趴下。

小目也不介意主人壓在身上。它的陰莖正插在主人敏感緊致的嫩里,里頭充滿淫水,龜頭浸泡在里面好不舒爽。

「哈啊……主人腰好酸……小牧自己插主人好不好……」

嗓子都叫啞了,體力也透支了,青年的身體卻仍然亢奮不已。就算腰酸,卻還是會自發地小幅度扭動,才剛吃飽的小穴又想要液了。

只能說狗狗真是人類忠實乖巧的寵物,牧羊犬體諒主人的辛苦,自動自發地擺動臀部,如打樁般地撞擊被干得越發紅艷的雌穴,窄小的陰道內淫水流個不停,不斷滋潤在里頭插干的巨根。

「嗯、嗯、哼嗯……啊……小牧、小牧……」軟軟嚅嚅地嬌哼著,臉蛋因為激情而粉紅,額際布滿汗水,黑潤的眼眸漾著水光,淚珠掛在長而翹的睫毛上。如此模樣讓平凡的青年顯得異常妖性感,小牧看得越興奮,操干得也越大力。

女穴比後穴還要敏感,自然高潮也來得快,何況牧羊犬的陰莖還依不同角度去頂弄,把青年的敏感帶都操了個遍。樂微微皺眉,仰頭沙啞地媚叫一聲,陰穴甬道緊縮,包裹著蝴蝶結,將液一點一滴擠出來,連帶噴出陰。忍耐已久的牧羊犬射量大,時間也長,足足比黑狗多了五分鍾。

兩個貪吃的淫穴滿足地陣陣縮著,些微白濁與淫水被擠出來,沾染在大腿根上。樂一面喘息一面將流出來的液體刮起來,放入嘴里吃掉,滿足地眯眼。

見狀,兩只狗狗跟狼似地嚎叫,又想干第二次了--

最後,樂也不知道自己是被狗狗們馱回去的呢還是被咬著拖回去的,總之一醒來就是在家里,那只黑狗還在家里待得好好的呢。

作家的話:

爆字數了肯定,整個很不可思議,我幾年沒碼這麽多字數了……

果然肉文就是不一樣,文思泉涌,靈感根本用噴的wwwwww

然後在這里發布一樣訊息--朋友規定在畢業以前一定至少要出一個本,所以以後在同人場可能親們就會找到我的自創本了。已經在考慮要不就直接出犬奴外加隱藏肉文了w

雖說也可以出像吸血鬼或特異那樣的長篇啦,不過既然大家都看過,那就出個不同的吧。

而且,親友在期待我開年下兄弟生子文坑,想必我的生活將會多采多姿orz

犬奴(4)完結(慎入!)

假日一早,樂意外地早上八點就起床了。以往他都會睡到不省人事,這回卻破天荒地早早起來,若是被同事知道了肯定會為之驚嘆。

會起得如此早的原因是,有人要來訪。隨著一聲電鈴響,才剛下床的赤裸青年便手足無措地扒拉著頭發、手忙腳亂地隨便套「」上地上一件衣服後,匆匆忙忙前去應門。

門扉一開,不只青年愣了,來訪者也傻了。

「樂樂,你不會才剛起床吧?」

來訪的是一名棕發青年,他愣愕地盯著樂亂翹的頭毛,童顏露出一抹笑容。

「茶!你回來了!」樂興高采烈地一把抱住對方,撒嬌蹭蹭。「你出國留學都五年了,現在才回來……想死你了!」

茶輕拍樂的頭柔聲安撫道:「是啊,我也很想你……不只我,它們也想你呢--」微微側身,示意樂瞧瞧。

三只大型犬乖巧地蹲在主人身後靜靜等待,在見到樂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向他撲去,一陣胡亂地舔蹭。為首的是一只威武的德國狼犬,接後的是毛皮白亮的薩摩耶犬、再來就是與西伯利亞哈士奇相似的阿拉斯加雪橇犬。

茶與樂是一起長大的竹馬,兩人的父母皆已逝世,在養狗狗之前,兩人可以說是相依為命。茶的生活狀況較不好,父母欠債,房子被抵押,過著有一餐沒一餐的生活。因此樂將他帶回家同住,幸虧樂家富裕,遺產也足夠他們撐到成年。不過,樂知道茶在繪畫方面極有天賦,也曉得茶很想到國外學習繪畫,因此將一半遺產拿去供給他,自己獨留在家。

由於寂寞,樂才會養狗,卻沒想到越養越多,而且他也不再視狗為寵物,而是能夠疼愛他的「丈夫」;而遠赴國外的茶也因為只身一人才決定養狗。打工存夠足夠的錢後便買了那三只狗,陪伴他在國外沒有樂的生活。兩人常常視訊,通過鏡頭相互認識彼此的狗狗,因此狗狗們感情也挺不錯的。

「--我不在的期間,有滿足到嗎?」

茶伸手探向樂的跨部,隔著褲襠色情地揉捏那小巧的性器,接著直接將手伸入,摸向已然有些潮濕的女穴。

「啊……滿足……但是,我也想茶的……」嬌喘一聲,身體被愛撫得癱軟,倚靠在茶懷里,仰頭舔舐他的唇。

茶雖然頂著一張童顏,可比樂大了兩歲。青少年時期,樂的身體因為發育而十分敏感、性欲旺盛。當他欲火焚身到睡不著覺,茶就會幫他解決。用黃瓜、用筷子、用筆……無所不用其極。待他們十八歲,兩人才正式做愛。茶很喜歡欣賞樂被情欲薰染的臉蛋,也對他淫盪敏感的身體感到滿意。除了狗狗,只有在他面前,樂才會如此淫浪放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