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部分(1 / 2)

借你新娘用一下 未知 5761 字 7个月前

他在做什么啊?他不怕她懷孕嗎?要不然……他干嘛又來撩撥她的身體?

梁皓皓隨著賀成禹手指的掏弄而忍不住驚喘著。

待會兒去葯房買事後避孕葯。

好……

那妳現在背對著我趴著。賀成禹朝著梁皓皓耳朵吹氣,讓她身子一陣酥麻。她雖然不知道他要她干嘛,但仍聽話地照做。

把臀部翹高。

哦。她聽話地照做,雙手抵在床上跪趴著,臀部拾得高高的。

她不知道自己這樣的姿勢有多y亂,她的花x大剌剌地攤在他面前,而且還濕漉漉的,上頭殘留著他剛剛拔出欲望時泄出的濃稠體y。

他將手指伸到她的花唇內,快速地做著抽c的動作。

她才剛經歷過人生中的第一場歡愉,他現在又用手指撩撥她,她怎么受得了?

賀先生……天吶!他在干什么?

梁皓皓抓住賀成禹猛浪的手,回過頭驚慌失措地看著他。他干嘛這么弄她?

別、別再來了……她求他。

她剛剛才從高c中跌下來,禁不起他再一次的進攻。

我不是想要再來一回。

可是你的手指……她明顯地感覺到他的手指在她的體內興風作浪、為所欲為。

我只是想把剛剛泄進去的體y摳弄出來。他泄在她里面,讓他非常沒有安全感。

他有自覺,自己絕不是居家型的男人,如果她不小心懷了孕,他鐵定會要她把孩子拿掉,而他知道她絕不是一個可以狠下心腸拿掉孩子的女孩。

看她的樣子,就知道她鐵定是個連蟑螂都不敢打死的女孩,如果她真的不小心有了孩子,那後遣症絕不是他樂意見到的,所以他試著先掏出他不小心遺留在她體內的東西,這樣他才有安全感。

妳再忍一忍。他朝她耳朵吹氣,手指繼續摳弄她的花徑。

他動得好快、手指刺得好深,她雖然知道他的目的只是要出他的熱y,但是他這樣弄她,讓她好癢、好激情、好痛苦……

她覺得自己快到高c了,哦,別再弄了……求求你!她覺得自己快要泄出來了。

那就泄出來吧,他要的就是這種結果,她泄出來,他的種子也會跟著沖刷出來,他就是耍弄到她達到高峰、弄到她全身為他痙攣,來吧!

他的手指不顧她的阻止,反而加快速度地戳弄她窄小的花徑,那里不曾因為他的進入而改變,依舊緊得讓人心動,緊得就連他僅用一根手指頭就被她深深地吸附住,如果……如果現在在她體內的是他的欲望,那該有多好啊!

他由衷地這么想著,幸好理智及時拉回他的欲望。

他不能這么做,因為他身上目前沒有保險套,所以他只能用修長的手指先發泄,他用力、快速地律動著。

啊——梁皓皓驚喘著,訝異自己的敏感,他竟然光用手指頭就讓她到達了巔峰。

她腦中一片空白,身下激動地灑出水花,濺得他滿手都是她的y水愛y,他濃稠的體y跟著她的蜜津沖刷出來,順著她皎白的大腿根處往下流,流得他的手和床上全部都是……

她不行了!她再也承受不了地趴在床上用力喘氣,雙r因為激情而顫動著,敏感的茹頭硬挺地抵在床鋪上,形成煽情的畫面。

賀成禹不懂,一個什么都不懂的處子怎么會有這么妖艷的表情?而為什么他這個身經百戰的男人,就是過不了她這一關?

她光是趴在床上嬌喘著,他便硬了,他想要她!

賀成禹翻過梁皓皓的身子,梁皓皓不是笨蛋,她對男女性事再怎么沒經驗,也看得出他眼底的欲望——他又想要了!

不不不……

不行!你……你沒有保險套。她用手推拒他。她不能任由他在她身上胡作非為之後,又後悔莫及地用手指摳弄出他的寶貝,這樣的手段太y邪了!

你能不能再忍忍?她知道自己是他買來的女人,沒有資格說不,但是把他珍貴的種子灑進她體內,也不是他樂意見到的事吧?我待會兒就去幫你買保險套。

來不及了。他現在就想要。妳先幫我。

先幫他?怎么幫啊?她不懂啊!

用妳的嘴。

什么?!梁皓皓驚喘地看著賀成禹。

不!他想到一個更柔美的地方,伸手將她抓了上來。用妳的胸部。

他想把自己的硬挺埋進她柔軟的雙峰中,想在那兩座高峰中進出,泄出他的欲望。在那里,他就不用擔心懷孕的問題。

幫我。他將自己的欲望塞到她面前。

梁皓皓看到賀成禹的雄偉巨大,想起她剛剛在電視里看到的畫面,片中的女人把男人的陽剛放在雙r中上下套弄……

哦,不!她一定做不到。

我沒那么大。她的雙峰不足以夾弄他的熟鐵。

但我想嘗試看看。他從來沒讓女人這么弄過,剛剛看到她雪白的胸脯,他突然好想嘗試看看將自己的分身埋進她偉大的胸脯中。

他想象著那個畫面,她用胸部套弄著他的那里,小巧硬實的茹頭上上下下地刷著他的分身……那種滋味一定相當甜美,所以他不管她大不大,總之就是要她試試看。

快點!他幾乎是等不及了。

哦。見他如此執意,她只好硬著頭皮上了。

她跪站著用雙峰夾住他火熱的欲望,她覺得這樣好色情、好丟臉哦!因為她一低頭就能看到她雪白胸脯中間夾著他發紅、發硬的熟鐵……

動一動!賀成禹的喉嚨發出濃重的呻吟,很顯然的,他也覺得這樣的視覺效果很震撼。

其實這樣跟埋進她甜美的小x相比,效果並沒有想象中那么好,只是這種姿態,他看得到她害羞甜美的一面,而她這樣的表情讓他快要忍不住了……

哦,他不行了!

賀成禹發出一句濃重的呻吟,梁皓皓還來不及反應,他便s出濃稠的體y,噴灑在她雪白的胸脯上,她一低頭,剛好看到一滴白色的體y掛在紅艷的r蕾上。

她羞得想用手抹掉,沒想到他卻快她一步,將那滴熱y抹在她硬挺的果實上,本來紅艷的花蕾頓時變得更妖艷。

妳好美……他咬住她的茹頭用力吸吮著。

他沒想到她小小年紀竟有這么大的魅力,這是他買她時始料未及的。他本來花一百萬只是單純看她可憐,沒想到在要了她之後,他竟然對她的身體有異樣的迷戀。本來只想單純地要她一夜,現在他卻想留下她,直到他玩膩為止。

妳可以在台北留多久?他吸吮著她的甜美,用力搓揉她柔軟的茹房。

我不知道。要留多久是她可以決定的嗎?他不是買了她嗎?

那她的去留不是該由他決定嗎?既是這樣,他為什么還要問她?

我想多留妳幾天,行嗎?

梁皓皓愣了一下。他想多留她幾天?!

不知為什么,聽到他這么說,她內心涌出狂喜的興奮。她不曉得他為什么想多留她幾天?

是因為他想要她嗎?還是因為他覺得她很好?

她不知道,她只知道自己聽了他的話之後點頭如搗蒜。好啊!

她答應了,雖然她明知對於這段不正常的關系,她不該有所留戀,不該有多余的非份之想……

第三章

阿爸?是……我是皓皓……你錢收到了嗎?梁皓皓趁賀成禹不在,又偷偷打了通電話回家。

她怕自己沒打電話回家,父母會擔心她。

她爸媽就是這樣,老把她當成小孩看待,完全沒想到她已經二十幾歲了,可以自己照顧自己了。

收到了,只是妳表姊介紹妳的是什么工作啊?怎么有老板那么好,還可以一次預支那么多薪水?

呃……梁皓皓不知該如何開口跟父親說明,其實她根本沒找到工作,她之所以有那么多錢,純粹是因為賣身給賀成禹的結果。

總之,阿爸,我在台北工作,一切都很好,你跟媽就不用替我擔心了,我想……我應該會在台北待一陣子吧!在賀成禹還沒厭倦她之前,她應該都會留在他身邊,畢竟他用一百萬買了她,而一百萬究竟可以買她多久。她不敢問,所以到現在她的歸期還不能確定。

那妳老板對妳好嗎?

老板?老板……對我很好啊,梁皓皓不停點頭。

賀成禹對她沒有所謂的好不好,而她也不知道他怎么對她才叫作好?總之,他給她想要的錢,而她給他想要的身體,他們之間存在的只有單純的交易,她不想把它弄得太復雜。

想得太復雜,她怕自己從此之後就陷在里頭出不來了,所以她跟他之間還是簡單一點的好。

既然人家老板對妳好,那妳要乖一點,要聽老板的話,老板交代妳的事,妳得做好,這樣才得人疼。梁爸爸諄諄教誨著。

我知道該怎么做。她會乖、會聽話,賀成禹說什么,她就做什么,這事不用阿爸擔心啦!

既然妳什么都知道,那就別多說了,長途電話很貴,妳一個女孩子家在外面,吃穿住樣樣都得用到錢,而且又跟老板預支這么多薪水,皓皓,妳錢要是不夠用,要打電話回來跟阿爸講。

我知道。梁皓皓拚命點頭,但她錢若真的不夠用,真的打電話回家那又怎樣?他們家現在可不比以前啊!

自從父親被朋友倒債之後,工廠收了還給地下錢庄,就連平常往來的親朋好友也因為怕他們家來借錢而老死不相往來。聽說母親現在在一家小面攤洗碗打工,而父親由本來的工廠老板變成出租車司機。她心里清楚她家的家境並不寬裕,所以如果她真的沒錢,也不敢跟家里的人講,往後所有的苦處地都得一個人扛。

皓皓……

嗯?

妳是不是跟淑敏一起住啊?阿爸有空去看妳。女兒從來沒出過門,聽從梁爸爸有點擔心。

爸,你別瞎c心我了,我都那么大的人了。我不會有事的啦!更何況,我沒跟淑敏姊住在一起,公司……公司有宿舍,我住在宿舍里,公司管吃管住,所以我什么都不用愁。

公司還有宿舍啊?哇!梁爸爸覺得台北真是個好地方,沒想到女兒一到台北就找到這么好的工作,而且還包吃包住。那妳把公司的地址給我,有空我上台北找妳。

阿爸,不要啦!梁皓皓急忙打斷梁爸爸的念頭。

如果阿爸真的上台北來,看到她什么正經工作也沒有,卻淪為男人包養的女人,他一定會氣得腦中風的,所以他千萬不能來啊!

我們……我們老板管我們管得很嚴,他不喜歡底下的員工太散漫,他希望我們在公司就得好好工作,如果你來找我,我怕他會叫我回家吃自己,爸,你也不想我好不容易找到的工作就這樣沒了吧?

唔。梁爸爸的確是不希望。

那你就別來了,我一放假就回去看你們。我在台北什么都好,你跟媽不要太c心。

我知道了。知道女兒的老板待人雖好,但卻是個工作狂,那他就不為難女兒了,畢竟人家大老板先預支女兒那么大一筆錢,要是因為他一時沖動,害女兒丟了飯碗,到時女兒沒工作事小,要他們把一百萬吐出來還他,那才是大事一條!

總之,妳自己好好保重身體,要是在台北受了什么委屈,就打電話回來跟阿爸講,阿爸給妳靠!

我知道,阿爸,我要掛電話了,我有空再打給你,byebye梁皓皓掛下電話。

現在該做什么呢?她心里沒個准頭,因為她身邊朋友沒一個跟她一樣,是被包養的女人,而一個被包養的女人該做什么呢?

好像除了等待,還是等待吧,

●禁止轉載●※熱書吧(。。)制作※●禁止轉載●

妳一直在等賀先生去找妳?拜托,妳以為賀先生是什么人啊?人家可忙得很,哪有空跟妳談情說愛啊?

鄭淑敏覺得她這個遠房小表妹真是單純得可以,賀成禹要過的女人何其多,他要什么女人沒有,會單戀她這一枝花,她別作夢了她,她竟然沒認清楚這一點,還跑到她這來找賀成禹,她腦子有沒有問題呀,

可是賀先生明明要我多留幾天的。梁皓皓不認為賀成禹會撒這種謊唬弄她,所以她一直在飯店里等他。

聽說那間飯店是他旗下的事業之一,她可以想住多久就住多久,但她等了三天都沒等到他,她愈想愈不對,所以便跑來找淑敏姊,看看他是不是在淑敏姊這兒喝小酒。

他什么時候講的?鄭淑敏睨著梁皓皓,看到梁皓皓聽了她的問題之後羞紅著臉,想也知道賀成禹是什么時候講出那句話的。

在床上跟妳纏綿時講的是不是?

看到梁皓皓悶頭不語,鄭淑敏忍不住要罵她傻。

男人在床上講的話妳也相信?在床上,多的是男人說他愛我,不愛他家的黃瞼婆,但我讓他們吃干抹凈後,他們還不是乖乖回到黃臉婆身邊去?為什么?因為那是他們的家呀,那里有他的妻子、有他的孩子,那才是完完整整的一個家,妳說,如果我真的信了他們的甜言蜜語,我往後還要不要接客啊?

可是,我覺得賀先生不一樣……

哪里不一樣?他比較帥、比較有錢?還是妳是最特別的,他離不開妳?小姐,妳醒醒吧!在床上哪個男人不說妳是最好的?妳真信啊!鄭淑敏不屑地冷哼一聲。

梁皓皓下海之前,自己明明跟她講過,要她別對這段感情太認真;瞧瞧她現在這副德行,分明就沒把她當初的話聽進耳里。

我看妳還是回鄉下去吧,台北不適合妳,而且在這里,妳永遠都等不到妳的賀先生!依照梁皓皓的個性,實在不適合在紅塵中打滾,還是早點離開的好,這樣才不會受傷太深。

我……我不能回去。梁皓皓搖頭說出她的難處。我跟阿爸說我在台北找到工作。

妳干嘛撒這種謊啊?拜托,妳以為賀先生真的會要妳嗎?人家是好心,看妳可憐,而他什么都不缺,就是錢很多,所以才拉妳一把,怎么,妳以為妳從此之後就飛上枝頭當鳳凰啦?

我沒這么想。她從來沒想要攀著賀成禹不放,只是因為她不知道賀先生得買她幾次才夠一百萬,所以她才撤這種謊的!更何況,我如果不那么說,我阿爸怎么會相信我一下子能籌到那么多錢?所以淑敏姊……

妳別叫我叫得那么好聽。梁皓皓一叫她,鐵定又有事要她幫忙,她可不是什么善良的好人,她是泥菩薩,她都自身難保了,可不想再拖一個累贅。

總之我是不會幫妳的,所以我勸妳想個說法,早點回鄉下去。鄭淑敏決心撒手不管了。

梁皓皓頭低低的,什么話都不說。

她怎么能回去呢?她從沒撒過謊,在電話中說個謊都吞吞吐吐的,要是真的回去,爸媽問起她在台北干嘛,她鐵定紅著臉說不出個所以然來;要是爸媽看到她這種舉止都猜不出她在說謊,他們就枉當她二十幾年的親人了!

只是……淑敏姊不幫她,而她又找不到賀成禹,她該怎么辦才好?

她該何去何從?

●禁止轉載●※熱書吧(。。)制作※●禁止轉載●

雖然說住在飯店不用付錢,但這樣傻等下去也不是長久之計,所以梁皓皓決定跑去跟飯店經理談一談,看他能不能給她一個工作。

妳要在這里工作?飯店經理聽了都傻眼了。

他家老板帶過很多女人回來,他看過各式各樣的女人,就是沒見過這一款的。她放著千金大小姐的日子不過,竟然要來飯店當員工?

梁小姐,妳別為難我了好不好?妳是老板的嬌客,妳大可在飯店里吃住,妳要什么,我都能應付妳;但妳千萬別說妳要在這里工作。她這樣讓他很難做事耶!如果他家老板知道他竟然敢派工作給老板的女人,不殺了他才怪!

妳要不要去做spa?我們這里的按摩師很有名的,是遠從峇里島請回來的師父,來!我帶妳去。飯店經理領著梁皓皓往前走,好像只要能擺平老板的女人,要他跪下來舔她腳趾頭他都願意。

但他都這么委曲求全了,她怎么不動如泰山?梁小姐,妳到底想怎樣?

我……我很無聊,我只是覺得我該做一點事,不該整天無所事事地鬼混。梁皓皓知道這樣為難他很討人厭,但她真的不曉得該怎么辦才好。

她不想待在空盪盪的飯店里苦等賀成禹,那種不知道他會不會來的等待讓她心好慌,老往不好的地方去想,她覺得自己要是再這樣下去,一定會崩潰,所以為了阻止自己再胡思亂想,唯一的法子就是出去工作!

如果她在飯店工作會造成飯店經理的麻煩,那就算了,她出去外頭找工作就是了。

梁皓皓頭低低地跟飯店經理道歉,轉身便走出飯店,讓飯店經理心里怪不舒坦的,好像自己剛剛做了一件很殘忍的事。

飯店經理嘆口氣,追在梁皓皓身後問著:妳要去哪里?

出去找工作。

她竟然要出去找工作?他覺得她真怪,不用賺錢就有得吃、有得穿的日子多舒服啊!干嘛執意出去工作?

而更怪的人是他,她出去外面工作關他p事,他干嘛像她老爸一樣替她瞎c心,怕她一個人在台北無依無靠?但是台北真的是一個五光十色的大都會,她要是出去找工作被騙了怎么辦?

厚——他吃飽了撐著呀?他沒事管她那么多干嘛?

飯店經理暗罵自己,強迫自己轉身回去辦正事,別管老板的女人了!要是一個處置不當,他縱使有十個頭都不夠讓老板扭下來當球踢。

他命令自己回頭,但卻管不住自己的心,腳步也不由自主地跟著梁皓皓。看見她如此執著,先低頭的人竟然是他!

好吧!他屈服了,他答應給她一個工作。

是的,他孬、他沒種,這他都知道,但他就是不忍心嘛,他想到她的年紀就跟自己的女兒一樣大,今天要是他女兒找工作不順利,又遇到詐騙集團,他想他一輩子都不會原諒自己的!

妳什么學校畢業的?飯店經理盡量想找出適合梁皓皓的工作,沒想到她竟然回答他說是中文系畢業的。

唉,百無一用是書生啊,念中文系來飯店工作能干嘛啊?叫她去整床嗎?他又不是想被大老板砍死。

啊,有了!妳英文行不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