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訂情雨(2 / 2)

少年阿賓h小說 未知 4320 字 4个月前

「你什么你,非得要這樣叫我嗎」憶如生氣地說。

「啊!親愛的,」甘丹馬上更正。

「嗯……嗯……」憶如還不滿意:「還有呢?」

甘丹不停的深入淺出,他喘著說:「我的憶如……我的愛……我的妻……」

「啊……丹……」憶如聽了高興,她將兩腿夾著他:「我愛你……啊……啊……我愛你……哦……哦……你……你要疼我哦……哎呀……哎呀……丹……好舒服……我不知道會這樣舒服……啊。你真­棒­。啊……啊……」

憶如戀戀的哼叫,已經不記得須不須要假矜持了,甘丹聽得盪人的浪喚,心火更炙,一個pi股死命搖擺,每次都深抵到憶如的花心,大雨不停地打在甘丹的背上,倆人都狼狽不堪。

「嗯……哥哥……啊……啊……我好奇怪……的感覺……啊……哎呀……我像要……啊……飛起來……」憶如要gao潮了,她怕萬一叫得厲害不好意思,所以先給甘丹一點心理准備。

其實甘丹外行,但是他倒知道這時候不能讓女孩子失望,強打起十二分­精­神,一棍一棍的穿刺在­嫩­|­茓­里。憶如越叫得媚人,他就越覺得老二也過癮。

甘丹撐起身體,看著憶如吊白了眼,小嘴兒帶著無法解釋的微笑,他忽然發現她的一對ru房前後左右的翻湯著,淡褐­色­的|­乳­暈圓圓整整,當中站立著小­肉­疙瘩,他不禁責備自己,怎么冷落了這美好的身體,他彎下頭,含住了其中一顆,結果憶如就更哇哇的叫個不停了。

「啊……啊……哥哥好壞……不要……啊……我會難過……啊……我好美啊……會糟糕……啊……啊……哥啊……丹……啊……我的老公……啊……好酸好癢哦……嗯……嗯……」

憶如豁出去了,她挺起腰枝來和甘丹迎湊著。

「咳……哎呀……妹妹好美啊……哥哥用力……啊……我會死……啊……讓我去死……啊……這次……啊……一定會不好……啊……親哥哥……疼我……啊……啊……我……這……這……要尿尿了……啊……啊……

我死了啦……啊……啊……死了……嗯……嗯……呃……「

憶如歡聲乍歇,gao潮了。她不多水,但是小|­茓­痙攣得直縮,甘丹首經風浪把持不住,他抬頭吐出一口長氣,讓風雨吹打得一臉都是水,突然沒預警的就出了陽­精­。他抵得憶如的子­宮­口直蠕顫,濃­精­源源滾滾,­射­滿憶如的膣腔,憶如來不及去思考今天是否安全,那么熱燙的感受,一定是愛人都進去了,乾脆將他攬緊,讓他泡在里面,倆個人同時享受著彼此的溫暖。

那雨還不停息,她們已經從狂暴轉為柔情,相互舔舐去對方臉上的雨水,甜蜜的說著情話。

「我會負責的!」甘丹沒頭沒腦的說。

憶如心中歡喜,對!正是要你負責。可是她嘴上只撒嬌地說:「你可不能離開我喔!我不可以沒有你!」

甘丹發起誓來了,表示他情意不渝,憶如也同樣的發了個誓,倆人鼻尖相觸,窩心的笑起來。甘丹怕壓痛了憶如,側身滑落到她身旁,這時他展現了處男的威力,那­射­完­精­的­棒­­棒­不僅沒有軟化,他這一翻身還造成「波」的一聲,從憶如身體里拔出硬梆梆的rou棍,憶如有點舍不得,卻也難以開口,甘丹用手在憶如胸脯上抹著雨水,同時到處捏揉,她嬌憨的將頭靠著他,甘丹不知道哪里的靈感,抓起憶如的手,去握他的­鸡­芭。

「哎呀!好羞人的東西。」憶如說,握住了卻不放。

「有什么好羞的?」甘丹說:「我們已經沒有秘密了,不是嗎?來!讓老公看看你。」

說著撐起上身,要來查看憶如的身軀,憶如雙手遮不了多少地方,他又輕易的便將她的手掌老鷹抓小­鸡­般的執住,就只好隨便他看了。

憶如深深的感謝這場大雨,淅瀝瀝的雨水不停的淋過他們的身體,她就不必去解釋有沒有血跡的問題,也許甘丹並不在乎,可是誰敢確定呢?現在好了,大雨中什么證據都沒有,她大方的展示春意盎然、健美豐腴的體態,顯然甘丹痴迷了,他困難的吞著口水,一下子又撲到憶如身上。

「嗯呀……不……」憶如說:「不要,讓我起來!」甘丹以為他哪里惹憶如不高興了,聽話的停下來。

「我……我想尿尿。」憶如嘟著嘴說。

他只得放開她,她們很滑稽,全身光溜溜都只穿著襪子,衣服散落一地,憶如跳下來,甘丹認為一直大剌剌的挺根­棒­­棒­不好看,就轉身趴著。沒想到那吊床也只有交錯的繩網,­棒­­棒­還是晃在網縫間搖來搖去。憶如一下來看見了,忍不住噗嗤一笑,甘丹想再轉回過來,她卻彎腰一把攔住了,緊緊的抓在手上。

「好好玩。」她說,而且真的玩起來。

她溫柔的幫他套著,同時蹲下來,仔細的看著它。那­鸡­芭看起來和阿賓差不多大,不同的是它還青筋暴露,頭角崢嶸烏亮,一副凶悍的樣子,和甘丹木訥的個­性­完全不同。甘丹被她捋得有些不自在,欲­火­又熊熊的燃燒起來,憶如從它的硬度和溫度的變化,也知道他已經開始敲起戰鼓,她居然惡劣的傾低著頭,伸出香舌,舔在他的馬眼上。

甘丹馬上叄軍戒備,緊張異常,沒想到憶如會吃他的gui頭,而憶如也只是那一口,然後就放開他,若無其事的轉身打算走開。

「如……」甘丹想要她繼續。

「我要去尿尿嘛!」她故意說,甘丹可就沒輒了。

憶如走開兩步到花棚之外,背對著甘丹,蹶起圓臀,兩手扶膝張開蹲站著,回頭拋了個媚眼給甘丹,好個小­骚­貨,就這樣撒起尿來。老天爺也真配合,雨居然停了,一下子萬籟俱寂,只有尿水撒在地上的聲音,這要甘丹如何能再忍耐得住,他「蹭」的跳下吊床,跌走到憶如背後。

憶如還在尿著,而且也還在看甘丹想作什么。甘丹半蹲下來,硬­鸡­芭自憶如的腿間伸長到她前面去,讓憶如的熱尿淋在他的蔭莖上,憶如低頭一看,吶吶地叫了聲「老公……」,甘丹提起­鸡­芭,輕觸著憶如的外­阴­,她不禁吟吟地哼出聲來,一邊尿尿一邊被男人挑動,太令人悸動了。

甘丹何不是,他等憶如一尿完,便想乘虛而入,憶如阻止他說:「不要!雨停了,我們到花棚里去。」

是的,雨停了,雖然天­色­仍然­阴­沉,但是視線變得清晰了,在天台上容易被人看見,他們很快的躲回花棚中,憶如知道甘丹要什么,她擺回剛才的姿勢,雙手扶著一條棚柱,甘丹也連忙站到她身後,將gui頭觸在她的蔭­唇­上,滑了兩滑,這回他沒有那么生疏,臀部和大腿一起用力,便順利的鑽chā進去。

「噢……」憶如張開嘴兒輕叫著:「嗯……嗯……噢……」

憶如的容量不大,而且從後面來一定會chā得深,不久她就有點兒吃不消了。

「啊……啊……慢點兒……哎……哎……好哥哥……疼我一些……啊……我……哎……好深啊……」

於是甘丹放得慢慢的,並且藉機看著­鸡­芭在她­阴­滬里進出的樣子。她的小蔭­唇­像­鸡­冠花瓣一樣,當­鸡­芭往前推時,會被塞進­阴­滬里,當­鸡­芭往外退時,便被拖出來黏著­鸡­芭子滑動,尤其當拖過gui頭周緣,甘丹簡直要美瘋了,他看著看著,忽然­性­急起來,捧住憶如的細致pi股,一股勁的抽送不已。

「啊……啊……哥哥……你……你……啊……要命了……啊……天啊……這……哎……美起來了……嗯……

會被你……把我……啊……舒服死……唉……啊……每一下……都好舒服……啊……「

憶如揚起頭,迷蒙了雙眼,隨著甘丹的動作而全身前後搖動著。

「啊……啊……好好……啊……嗯哼……哦……舒服……」

甘丹伸手到前面去挽住她的ru房,邊托邊揉著。

「嗯……嗯……好啊……哦……會浪……會浪……啊……」

憶如並不是弱不禁風的女孩,可是現在卻兩腿直抖,顯然真的是爽極了。

「老公……老公……輕點……哎……哎……嗚……你不疼我……啊……啊……算了……算了……啊……chā死我算了……啊……親哥啊……好美啊……|­茓­兒心好麻啊……哦……哦……chā到心坎上了……哦……哥哥……」

憶如根本不曉得自己在亂叫什么,她太刺激了,甘丹也只覺得熱血沖向腦門,要趕快的發、發、再發。

「嗚……老公……妹妹要完了……我真的要完了……你饒饒我……嗯……嗯……哥哥……我……我。完蛋了。」

說著真的要軟癱下去,甘丹趕緊抓好她,說:「乖……好老婆……哥哥再一下子……馬上就好……」

既然情哥哥這樣說,憶如只得撐出最後的力氣讓他chā,同時­骚­浪著聲音,盡量揀好聽的叫給他聽:「嗯……

嗯……老公好­棒­啊……妹妹太舒服了……嗯……嗯……啊……啊……「

甘丹涉世不深,自然被她哄得心浮氣燥,他也不懂什么抱元守­精­,任憑著情yu去動湯,越chā越舒服,突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馬眼大張,再度she­精­了。

「哦……丹……」這次憶如倒是真心的喚他。

他將憶如的上身拉直,將她抱攬在胸前,兩手交握著她的雙|­乳­,吻著她的耳根、頸子和肩膀,憶如回頭也吻著他,突然之間,嘩啦嘩啦聲不斷,又下起雨來了,不過沒關系,就讓它下吧。

甘丹抱新娘般的捧起憶如,大步的走向樓梯,回到屋里。因為屋里會有溫暖的床和軟綿綿的被褥,他和憶如都有點冷了,得趕快躲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