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兒園(1 / 2)

非淺 小花喵 2345 字 1个月前

自傅大律師把小妖­精­氣走後,她已經一個星期沒出現了。

在病房養傷的男人,徹底體會了一把什么叫心癢難耐,他的電話小妖­精­直接掛斷,工作上的事全用郵件溝通,字里行間全是冷淡,想來是被氣慘了。

望妖心切的傅大律師每天眼巴巴的盯著病房門,可次次推門的不是醫生護士,就是每日准點打卡的傅母跟舒茵。

年邁多病的傅­奶­­奶­也隨她們來醫院探望過他,看男人的氣­色­逐漸好轉,這才安下心來。

其實關於傅臻受傷一事,傅母始終覺得有蹊蹺,可怎么問傅臻都咬定是工作糾紛,他可沒傻到把羅淺牽扯進來。

這段時間,舒茵在傅母耳邊吹了不少耳邊風,傅母不止一次向傅臻提出更換助理,說羅淺行為不檢點,有傷風化,傅臻直接當著舒茵面冷淡拒絕,一絲臉面都不給她。

而這頭的羅淺,重新回到妖­精­人生的溫暖懷抱。

她拉著表弟陸迄在酒吧連續蹦了一周,到了第七天,大玩咖陸公子也不禁敗下陣來,頂著巨大黑眼圈,苟延殘喘的癱在卡座沙發上。

剛好酒吧音樂轉場,換了歌手上去唱民謠,還沒蹦嗨的羅淺意猶未盡的回到位置上。

「我說姐,你行行好饒了我吧,再這么玩下去,我人都要沒了...」

羅淺默默倒了兩杯酒,嫣然一笑,「­干­了這杯再說

陸迄已猝。

又是幾杯純的下肚,陸迄酒量一般,沒多久便開始大舌頭,他勾著羅淺的脖子,感慨道:「姐,要我說啊,你這樣的姑娘最讓人稀罕.....嗝....」

羅淺嫌棄的推他的頭,她最煩這些富二代一喝酒就談天說地,沒事瞎聊人生理想。

男生絮絮叨叨的說:「我這人沒大出息,就膽小,從小到大,只有你願意幫我出頭,我成天躲你身後裝孫子,你次次都罵我慫,可到了關鍵時候,還是會擋在我跟前,誰欺負我你就打誰

「還有啊,你平時看著什么都不在乎,什么都不放心上,但其實你心地特善良,除了嘴硬跟男人多,簡直堪稱完美女神。」

這小子說話慢慢悠悠,但甚在情深意切,羅淺側頭看他醉醺醺的臉,好玩的用手指去戳他的鼻孔。

醉迷糊的陸迄以為哪兒飛來只蚊子,兩手呼啦呼啦的揮開,羅淺樂不可支,差點笑岔氣。

酒過叄巡,兩人都醉的差不多,歪頭靠在一起。

羅淺突然來了句,「對了,陳安楠要回國了。」

陸迄一聽這名字就皺眉,大寫加粗的不待見,罵罵咧咧的說個不停,「­操­,我最煩那男的,小時候就老跟我爭寵,我媽還天天拿他當模板,要我像他學習,我學習他大爺,表里不一裝斯文,以為我不知道他那點花花腸子?」

「回來­干­啥,洋­鸡­玩膩了又想嘗嘗本地­鸡­?」

陸迄對陳安楠的敵意已不是一兩天,羅淺早就習以為常,她用手指戳他的額頭,「他好歹大你幾歲,你對人家尊敬點。」

「我尊重什么?」

陸迄冷哼,「就他那熊樣還想當我姐夫?我直說啊,一個小牙醫壓根就配不上你,像我姐這種絕­色­,怎么也得跟傅姐夫那類­精­英人士成雙對,他算哪根蔥?」

羅淺臉一沉,「人家一輛車就把你買了?姐夫姐夫的叫的起飛。」

陸迄憨憨的笑,「這叫狗腿的覺悟,我這人沒啥,懂規矩,識時務。」

羅淺一拳敲在他胸口,陸迄疼的「嗷嗷」叫,她懶得搭理他,心里莫名生出幾團濃黑的霧氣,堵得心口疼,她一口氣連­干­了好幾杯。

借著酒勁,她慢慢摸出手機,看著被她拒絕的數個電話,羅淺心頭癢癢的,可就是拉不下臉主動聯系他。

她想著,宋淵沒通知她參加葬禮,那應該....還能喘氣吧....

總之,沒死就行。

時間一晃,一周又悄無聲息的飄過了。

午餐時間,羅淺本想打電話喊陸迄作陪吃飯,反正這家伙回國後無所事事,不折磨他折磨誰。

誰知剛走到一樓,撞上了宋大律師跟他的明星女友周燃。

羅淺一如既往的熱情似火,若不是宋淵及時攔住,瘋癲的羅淺都想跳起來送周燃一個熊抱了。

她今天沒穿正裝,粉­嫩­的短款衛衣牛仔裙,十足的學生范。

「大明星,你終於來人間轉一轉了...」

周燃現在已是娛樂圈炙手可熱的女明星,可出行依舊很朴素,甚至連裝腔作勢的叄件套,帽子眼鏡口罩都沒帶,大大方方的出現在人群中。

周小姐微微笑,「你少消遣我了,成天沒個正經。」

羅淺摟著她的肩,嘚瑟的挑眉,「你就好我這口,對吧?」

一旁的宋淵禮貌的揮開她的手,轉而將周燃抱進懷里,問她:「一起吃飯?」

宋淵說完,周燃疑惑的抬頭瞧了他眼,他給她一個眼神,女人心領神會,拉著羅淺的手說:「好久沒見你了,陪我多聊會兒天。」

羅淺當然求之不得,周燃在場,宋淵總不好意思摳摳索索的請她吃蔬菜沙拉吧。

她笑眯眯的,「好啊。」

上車後,後座的羅淺跟周燃一直熱聊不斷,開車的宋律師瞄了眼後視鏡,勾了勾­唇­角,到了路口直接轉右。

直到車子駛進醫院停車場,羅淺才後知後覺的發現自己被這男人誆了。

「宋律師,你喜歡在醫院用餐嗎?」

宋淵臉不紅心不跳,話說的一本正經,「餐廳就在附近,先來看個朋友,你要不樂意可以在車里等,我們很快下來。」

羅淺當然知道他要去看誰,可那日被人趕出去的畫面還歷歷在目,她羅淺也不是任人宰割的傻子,憑什么要她先低頭。

宋淵見她沉默不語,明顯還在跟自己較勁,他回頭看了眼周燃,兩人目光相交,了然於心。

周燃隨口問:「你確定能探病?不是說傷勢加重送進icu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