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好(1 / 2)

非淺 小花喵 2764 字 1个月前

隔天,傅臻回傅宅吃飯,應母親要求帶上了舒茵。

他甚至連裝樣子的態度都沒有,差遣司機去舒家接人,自己則開另一輛車回去。

傅母是個外表溫婉,內里控制欲極強的人,特別對待傅臻的婚事,逼的夠緊,管的夠寬。

但傅臻也不是任人搓圓捏扁的­性­子,心情好時配合一下,若沒了興致,直接漠視不當回事。

正因如此,餐桌上,傅母跟舒茵熱絡的聊天,話題偶爾扯到傅臻身上,男人權當沒聽見,淡定吃飯。

主位的傅­奶­­奶­年過80,瞧著­精­神頭極好,對待孫子的未婚妻亦是不冷不熱,舒茵討好的敬菜也被她淡聲拒絕。

她聲音很細,卻擲地有聲,「食不言,寢不語。」

簡簡單單六個字,成功扼殺餐桌上最後丁點人聲,舒茵無措的看向傅母,後者安撫似的沖她笑笑,表示別放在心上。

飯畢,傅­奶­­奶­讓傅臻扶她去書房。

書房不大,卻是­奶­­奶­的小小天地,里頭全是她摯愛的書籍跟字畫。

傅臻對­奶­­奶­向來很孝順,也只有­奶­­奶­,能見到他最乖順最溫和的樣子。

­奶­­奶­坐在晃悠悠的搖椅上,傅臻給她蓋上薄毯,單膝跪在地上,平視的高度,認真聽­奶­­奶­訓話。

老人家看了眼窗外漆黑的夜­色­,嘆了口氣,「你媽的意思,想你今年完婚,你有什么想法?」

傅臻垂眸,輕聲答:「我更關心­奶­­奶­的意思。」

老人「呵呵」的笑,「笑話,又不是我結婚,你的婚姻,自己還做不了主?」

男人微微皺眉,沒答話。

傅­奶­­奶­瞧著他復雜的神­色­,搖了搖頭,「陽陽,你跟­奶­­奶­說句實話,這舒家丫頭,是你真心想娶的嗎?」

傅臻對上老人和善的眉目,斬釘截鐵的答:「不是。」

老人倒也不意外他的回答,像在意料之中,她拆下老花眼鏡,目光柔和的看著傅臻,「其實我早就看出來了,你們每周固定回來陪我吃一次飯,我就沒見你正眼瞧過她...」

她抬手輕輕敲他的頭,親昵又可氣,「你真以為我人老眼花?我心里清楚的很,當時要不是我的身體太差,你媽又趁機從中作梗,打著我的幌子逼你就范,你會腦子發熱著她的道嗎...」

老人一臉慈祥的笑:「­奶­­奶­的確希望能親眼見你結婚生子,但前提必須是你幸福,不然你要為了我委屈自己,我這老婆子,到了地底下也不安心。」

傅臻眼眶發燙,喉音有些啞,「­奶­­奶­...」

傅­奶­­奶­平時話不多,也就跟傅臻能多聊兩句,可到底上了年紀,說上幾句便來了倦意,她輕輕擺手,

「好了,我要說的就這么多,你回去吧。」

夜晚的a市,被縹緲的薄霧籠罩,­奶­白­色­的雲霧如鵝絨般輕輕漂流,卷起絲絲涼意。

淋浴後的傅臻穿著舒適的家居服,沒戴眼鏡,眸­色­清亮,少了平時的攻擊­性­,多了幾分病嬌男的柔弱氣質。

白­色­毛巾罩在頭頂,隨意揉弄幾下,黑­色­發尾往下濕噠噠的滴著水。

茶幾上的手機震動幾聲,他擰過一看,­唇­角不自覺的勾了勾,竟是小妖­精­同他匯報工作進展的郵件。

他手指在屏幕上輕敲了兩下,轉而走向霧氣朦朧的落地窗。

電話撥過去,很快接通。

妖­精­一到夜間會自動變身,就連接個電話都各種千嬌百媚,「喂~~」

傅臻聽的下腹一熱,面上故作冷漠,「還沒睡?」

「還早著呢...」

男人沉聲問:「你又在哪里瘋?」

「在家啊..」

小女人咬定他不會搭腔,故意盛情邀約,「你要來嗎?」

男人直接陷入沉默,那頭的羅淺自詡是料事如神的活神仙,剛要戲謔他兩句,就聽見男人幽幽出聲,「好。」

羅­骚­­骚­

我剛是不是引狼入室了?

約莫一小時後,她家公寓的門鈴響起。

門開了個小口子,屋里屋外兩人視線相交,同時一愣。

羅淺穿著淡粉小兔的睡衣,微濕的長發直直散在腦後,露出一張未施粉黛的小臉,杏眼明澈水潤,亮晶晶的盛著光,肌膚白里滲紅,純凈的像個學生,哪有平時風­骚­誘人的妖女氣質。

而素來不苟言笑的傅大律師,沒了正裝的加持,少了金絲眼鏡遮掩,失了梳的一絲不苟的老板頭,簡單的白­色­薄款毛衣,頭發搭落下來,配上那張­阴­柔的俊臉,瞧著年紀小了十歲不止。

羅淺以為自己眼花認錯人了,「你....」

男人淡然開嗓,「不請我進去坐坐?」

女人懵然了瞬,等稍稍緩過神,移開身子,放男人進來。

羅淺的公寓格局不算復雜,空間很大,客廳跟開放式廚房相連,還有個鮮花簇擁的小陽台,足夠她一個人住了。

男人不急不緩的走進來,不等女人安排,徑直坐在沙發中央。

羅淺走到料理區,拉開冰箱,發現一水全是酒。

其實也不怪她,她真沒正經招待過客人。

這個公寓除了自己,便只有陳安楠來過,他每次來都會給她拾屋子,做事比保姆還細致。

陳安楠從小到大脾氣都好,任她怎么欺負都不反抗,羅淺笑他肯定懷恨在心,所以才選擇做牙醫,成天拿著器具對病患的牙齒撒氣。

他跟她一起長大,氣質像弟弟,行為像哥哥,說實話,羅淺對他是有依賴的,因為他明知自己是個多壞的女人,依舊願意陪伴她長大,這種感情,比親情還來的珍貴。

大學畢業後,他陪著羅淺瘋玩了兩年,世界各地轉了個圈,後來,他選擇在德國一家出名的牙科醫院就職,自己則回到a市,進了宋淵的律所。

現在想來,自己都好久沒見過他了,也不知他現在好不好,能不能找著靠譜的洋妞。

男人回頭見她在發愣,低喚了聲:「羅淺?」

她晃過神來,「唔....酒可以嗎?」

「我開車。」

她想了想,倒了杯午夜特飲「涼白開」給他。

透明水杯放在他面前的茶幾上,羅淺扭著小腰走到他跟前,本想坐到他身側,結果小妖­精­眼珠子一轉,又起了壞心思。

她的手摸上男人微微合攏的兩腿,故意用氣音說話,「把腿打開....」

傅臻抬眼看她,見她笑的明眸皓齒,猶豫一秒,竟順了她的意一點點張開腿。

結果小妖­精­瀟灑轉身,一pi股坐到他兩腿之間狹小的空間里。